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正戏《张郎休妻》[张云昌休妻]刘红星 付莲英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0-12-14发布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东北二人转正戏《张郎休妻》[张云昌休妻] 表演者:刘红星 付莲英

二人转《张云昌休妻》唱词
唱的是山青水秀好风光
滚滚河水弯又长
一条大河分南北
河东河西两村庄
在东庄有一位张老员外
有个儿子张云昌
张云昌今日无有事
骑着骏马游四方
骑着骏马两庄进
见井台有位姑娘洗衣裳
头上青丝如墨染
鬓边斜插花海棠
柳叶弯眉分八字
葡萄杏眼水汪汪
悬胆鼻子樱桃花的口
玉米银牙口内藏
我的家中也有床边妾
没有此女长的强
我若和她成婚配
胜过了我的妻子郭丁香
云昌打定好主意
何不到井台以上会会这位大姑娘
张云昌甩蹬离鞍下了马
我走进大姐她的身旁
哈腰施礼面带笑
我挤眉弄眼开了腔
大姐你借我这支盛水桶
借桶饮马好奔前庄
海棠我递过盛水桶
问一声过路公子贵姓高名家住何方
我的家就住在河东岸
在下我的名字就叫张云昌
我闻听他是张公子
低下头来暗思量
听说他家大业大银钱广
牛马成群粮满仓
我要是能迷住这位张公子
岂不是吃香喝辣把福享
吃喝玩乐游一世
随意风流任为娼
海棠我打定好主意
眉飞色舞把口张
我父李德早下世
我的名字叫李海棠
论亲戚我们俩是表兄表妹
我们祖奶奶是你爷爷的干姥娘
就是九十九年没来往
表妹时常把你想的慌
表妹家有几坛好美酒
请到我家中尝一尝
表妹我生来手艺巧
煎炒烹炸全内行
要吃干的去烙饼
要吃稀的去做汤
要吃什么只管讲
保你吃的满口香
云昌我闻听表妹家中有好酒
嗓子眼伸出两只小巴掌
叫一声表妹头前把路带
我到你家把酒尝
海棠前边拉住马
后跟着浪荡公子张云昌
一前一后来的快
上房不远在面旁
槽头以上栓好马
我请表哥进上房
让得我的表哥落下坐
海棠急忙下厨房
心急手快做好饭和菜
八仙桌子放在炕当央
四个小碟摆四角
乌木筷子摆两双
二人对面落下做
我给表哥斟酒浆
我喝口酒来酒味美
我夹口菜来菜味香
这时美坏了哪一个
只美的张云昌直打晃当
但不知哪位姑娘有福气
能与表哥你结成双
表妹你不提此事还罢了
提起此事叫表哥我好窝囊
在南庄有一个郭老员外
他家没有儿生下三个大姑娘
老大的名字就叫春香女
老二的名字就小秋香
他们家老三名字就叫丁香女
我与她花园相会我们两个拜花堂
我闻听他娶了丁香女
低下头来暗思量
你提别人我都不知晓
提起来郭丁香最知祥
想当年我们两一个村庄住
郭家李家是街坊
有一天丁香妈妈不在家下
丁香她偷了芝麻去换糖
东院有棵大枣树
丁香她偷枣把墙爬个光
四月十八娘娘庙会
丁香她骑着墙头骂和尚
表哥你家大业大银钱广
你娶那郭丁香该有多窝囊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依我看休了这个郭丁香
我有心休了贤妻丁香女
我有这一片家业谁来承当
表哥呀 不嫌表妹的容颜丑
表妹与你拜花堂
她也没有什么错
我怎能无缘无故休了小丁香
看你这五尺多高男子汉
这点小事无主张
我告诉你到铁匠铺里走一趟
打把钢刀靴里藏
回家来让她给你脱鞋袜
你就说她暗藏钢刀害夫郎
云昌点头说声好
还是表妹你的办法强
二人鬼混了十多日
每日里就好像一碗糊涂汤
这一日打马回家转
海棠送他出了庄
张云昌我骑马就往家中奔
路过了铁匠炉打了一把钢刀靴内藏
骑着大马来的快
我家门不远在面旁
槽头以上栓好马
云昌迈步走进上房
郭丁香一见我的丈夫回家转
满脸陪笑下了床
问丈夫渴不渴来饿不饿
渴了烧水饿了下厨房
云昌说走路走的实在累
赶快与我脱衣裳
丁香这里不怠慢
我给丈夫脱衣裳
先给丈夫帽子摘下
摘下帽子帽盒装
我给丈夫脱靴子
一把钢刀掉在地当央
丁香这里心纳闷
张云昌虚心假意开了腔
出言便把丁香骂
骂了一声小丁香
这几天我没在家你把心变
你暗藏钢刀害夫郎
今日我不能在要你
今天休了你郭门小丁香
郭丁香我一见丈夫他把脸变
满腔怒火我就开了腔
丁香我错了你打我骂我我都愿意
你不该无事生非休我郭丁香
未曾说话你都想上一想
想一想咱们夫妻患难想帮
想当年咱们花园见一面
你有情我有意各有情长
咱二人花园订下了婚姻事
回家来你把那靴子跑坏多少双
我的二老再三再四都没应允
那时候可急坏了我叫郭丁香
我为你三天三夜没吃一碗饭
三天三夜没喝一口汤
我的二老看破我的心腹事
才把为妻许配给你的身旁
过门来你家中没有下锅米
难坏了你的妈妈我的婆母娘
在东院借来了半碗小米
为妻我含着眼泪下厨房
你们娘两吃了一个溜溜饱
为妻我没喝上半碗米汤
万般出在无计奈
卖了手饰和嫁妆
在东庄买来了三亩三分地
在西邻又买来了三间房
在当时你扶犁来我去点种
夏锄时你铲地来为妻我去送汤
秋收时你割地来我捆绕
冬仓时你装粮袋为妻我装粮仓
日子越过越兴旺
骡马成群粮满仓
家境过好你到变懒
骑着骏马游四方
我劝丈夫你务正业
你反说为妻我不会把福享
今天你在外边看中了谁家的风流女
回家就要休我郭丁香
张云昌一听心好恼
骂了一声小丁香
说着恼来道着怒
我把家法拿手上
照着丁香往下打
打的丁香皮肉伤
云昌这里不怠慢
笔墨纸砚拿手上
上写着立休书的张云昌三个字
下写着谋害亲夫郭丁香
今天把你休回去
一刀两断各奔他乡
嫁给张家张大嫂
嫁给李家李婆娘
刷刷点点写完毕
休书扔在地当央
丁香我一见休书扔在溜平地
不住两眼泪汪汪
丁香我有错你打我骂我我都愿意
你不该无事生非休我郭丁香
既然他把绝情话来讲
我不强求你张云昌
咱家的东西我要几样
立刻就走出你张家庄
要什么东西你就赶快讲
立刻就走给我滚出张家庄
我要你老牛一头破车一辆
它拉着丁香我去讨荒
要你一条看家狗
看守家业把贼防
打鸣金鸡我也要
金鸡打鸣我好起床
这些东西全部都给你
立刻滚出张家庄
郭丁香我把鸡狗抱在车上
我赶着老牛破车前去讨荒
走一里和二里头昏泪不止
走三里和四里两眼泪汪汪
五里六里手麻脚木长唉叹
七里八里我腹背寒冷去路盲
九十里山高路远回头望
暗骂声忘恩负义张云昌
丁香我赶着破车无处投奔
无奈何破瓦寒窑避风霜
丁香开荒种上几亩地
春种秋收渡时光
粗米淡饭苦勤俭
日子过的渐渐强
记下了郭丁香咱不表
再表公子张云昌
在前门赶走了郭门丁香女
从后门接来表妹李海棠
海棠女花枝招展我就把门进
亲亲热热叫了一声多情郎
海棠我进得门来就摆阔
那丫环侍女雇了一大帮
海棠女我进得门来不吃家常饭
那大米白面算是平常
李海棠我本是水性杨花女
我和管家勾搭上
我们两偷了钱财就逃跑
临走时烧了他的宅院房
记下了李海棠咱不表
在表公子张云昌
自从我前门赶做了郭门丁香女
从后门娶来表妹李海棠
李海棠她进得门来就摆阔
那丫环侍女雇了一大帮
海棠进得门来不吃家常饭
三天两头就宰牛羊
李海棠过得门来不到二年半
把我的一片家业全造光
海棠她本是水性杨花女
她和管家他们两个勾搭上
他们俩偷了钱财就逃跑
临走时放了一把火烧了我的宅院房
烧的我连瘸代瞎我就讨了饭
拎着棍子走四方
这一日来到一家大门口
我口口声声喊大娘
我三天没吃上一顿饱饭
两天没喝上半碗汤
妄求好心的大娘你快救救我
忘不了大娘的好心肠
郭丁香我正在房中坐
忽听黄狗乱汪汪
隔着窗户往外看
见个花子站那旁
浑身瘦瘦的皮包骨
破烂衣衫脸焦黄
可怜花子给顿饭
拿出干粮和剩菜汤
我把花子让到房中坐
满满盛上菜和汤
云昌菜饭接在手
多谢大娘你老人家的好心肠
问一声花子你贵姓
你的家乡住何方
我家就住那条河东岸
在下我的名字叫张云昌
莫非你就是家大业大的张公子
为什么落了一个讨饭郎
都怪我的浪荡忘本贪酒色
休了我的贤妻丧尽天良
我问你的贤妻她是哪一个
她本是贤良之女郭丁香
丁香待你怎么样
我夫妻恩爱情意长
她苦勤劳俭执掌家业
为人也仁义贤德处街坊
这么好的女子怎么能休走
都怪李海棠那个骚婆娘
海棠对你怎么样
没有一点好心肠
她狼心狗肺跟管家私奔去
临走时还烧了我的宅院房
烧的我连瘸带瞎如今讨了饭
又悔又恨痛断肝肠
悔恨当初不该休了丁香女
恨当初不该迷上李海棠
郭丁香李海棠她俩个好有一比
一个夜猫子一个金凤凰
常言说道要走错我回头再重走
错休了我的贤妻到哪去找丁香
眼前要有我贤妻丁香在
我向他磕头赔罪表表我的心肠
张云昌哭哭啼啼我就往下讲
一旁难坏了郭丁香
我有心上前把夫认
恨当初他不该休我郭丁香
我有心不把丈夫认
还念得夫妻情意长
既然改邪归了正
我就该宽宏大量认下张云昌
走上前我把夫君叫
我就是你休的前妻郭丁香
张云昌我闻听我的贤妻丁香女
吓得我浑身上下筛了糠
走上近前忙跪倒
叫声贤妻听衷肠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休你丧尽天良
你要骂我只管骂
你要打我有奈何妨
丁香心软落下泪
急忙搀起张云昌
丈夫改邪归了正
腿瘸眼瞎奈何妨
张郎休妻唱完毕
好好赖赖多原谅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