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正戏《刘翠萍哭井》七岁红 张小光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0-12-29发布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东北二人转正戏《刘翠萍哭井》表演者:七岁红 张小光

《刘翠萍哭井》此剧目过去曾用拉场戏的形式演出,但由于人物比较多,所以现在大多数都用二人转形式演出。
主要写李金禄家遭不幸,失了天火,烧的片瓦无存,妻子刘翠萍回娘家借粮遭到父亲拒绝,无奈李金禄去沈阳城找舅父张万龙求借,回来图中路过岳父家,刘成和刘龙图财害命,将李金禄大谢八块扔入井中。
死后给刘翠萍托梦,刘回娘家,哭井,正赶上京城来了大人于得水,刘翠萍告状,为夫报仇。此段是的悲剧故事,情节曲折, 现在很多人会唱,把过了拉场戏中那些凶恐的地方都删去了。

二人转《刘翠萍哭井》唱词
大明老祖锦绣江宏
山东有个奉水城
河东有个李家寨
河西有个刘家营
李家寨生下公子名叫李金路
刘家营剩下小姐名叫刘翠萍
两家要好割下亲事
两朵鲜花一盆盛
遭不幸拉李家失把天火
一场大火全烧穷
老员外疼财就在火坑死
抛下了母子三人又度贫穷
这一日刘翠萍便把婆母准
尊一声婆母娘要你试听
儿妻我有心娘家把粮借
不知道婆母娘应不应
老太太闻听便把我的儿媳妇叫
叫一声儿媳你听清
你早点去来早点回转
也免得婆母娘把你挂心中
刘翠萍我迈步啊我就不怠慢
急忙忙把装粮布袋拿在我的手中
行行正走来的快
我的娘家不远就在面前迎
迈步就把上房进
见着母亲问安宁
孩儿到此不为别的事
孩儿借粮走一程
母亲你有粮食借给儿一斗
今年借来明年就还清
说罢布袋递过去
老太太布袋接在我的手中
不言母女二人把粮换
回来卖肉的我是老刘成
老刘成卖完肉回家转
看见我的女儿刘翠萍
出言便把女儿叫
叫声丫头你试听
想当年你的婆家家财万贯
我把你许配李家门庭
现如今老李家失了天火
你何必跟他受大穷
你回去去把亲来退
爹爹我给你找一个车上来马上去的如意相公
刘翠萍我闻听爹爹一番话
尊声爹爹你试听
想当年我婆家家财豪富
你把女儿许配他家中
现如今我的婆家失了天火
你又让女儿另改更
我的爹爹您往世上看
世上的人等有那么样的不公平
也有瞎来也有哑
也有瘸来也有聋
打墙板子分上下
老天爷不能照顾李家门庭
爹爹呀 别的事情孩儿能应允
你叫我改更万想也不能
老刘成闻听心好恼
大骂女儿刘翠萍
你滚出去来滚出去
再也不许把我的家门登
刘翠萍闻听心好恼
不叫爹爹叫刘成
你的粮食我不要
抖搂抖搂地上扔
刘翠萍这里刚要走
又听母亲大放悲声
出言便把母亲准
尊声母亲您试听
单等母亲黄金入了柜
身披重孝送到坟茔
单等我的爹爹他死去
不披重孝我给他披大红
刘翠萍哭哭啼啼回家转
见着婆母放悲声
婆婆呀 儿妻娘家把粮借
遇见爹爹老刘成
他让儿妻另改嫁
儿妻我再三再四我都没应承
我的爹爹心好恼
再也不让我把他家登
老太太一听心好恼
大骂亲家老刘成
想当年我们家中多么样的豪富
你把你女儿许配我们家中
现如今我们家中失了天火
你叫你女儿另改更
有心大堂把他告
又一想他家富来我家太穷
老太太我这里便把我的娇儿叫
叫一声金路我儿你试听
与为娘看过来文房四宝
老太太七寸毛竹拿在手中
上写着拜上拜上多多拜上
拜上了我的弟弟张万龙
遭不幸姐姐家中失了天火
一场大火全烧穷
姐姐我派你的外甥前去求借
希望你帮点银子帮点铜
我的弟弟要是没有恋姐姐的意
你往西来我往东
我刷刷点点写完毕
叫声金路我儿你试听
奉天城内走一趟
你舅父买卖名字就叫茂兴隆
说罢书信递过去
李金路忙把书信接在我的手中
奉天城孩儿我一趟没去
到哪去找舅父的买卖茂兴隆
李金路说罢转身刚要走
转过贤妻名叫刘翠萍
走上前拉住了丈夫你的手
叫一声丈夫丈夫你要试听
丈夫你一路上没有盘费
你把为妻的耳环带在身中
一路上丈夫您把耳环卖
丈夫你也能够把饥充
说罢把耳环递过去
李金路忙把耳环接在我的手中
辞别了我的贤妻我就往外走
一直够奔奉天城
小行夜宿来的快
这一日来至在奉天城
李金路正走之间抬头观看
在那旁果然闪出了茂兴隆
我走上近前扣门板
尊声里面的人给我开门风
张万龙我正在爱屋中坐
忽听有人扣门风
用手拉开门双扇
门口站着一位书生
我问你是哪一个
我是李金路你的外甥
我说此话您不信
母亲的书信带在我的身中
说罢书信递过去
张万龙把书信接手中
从上而下看一遍
果然是金路我的外甥
拉着外甥屋中进
咱二人推杯换盏共同饮流伶
张万龙这里不怠慢
五百两纹银拿手中
我拉住外甥往外走
槽头不远面前迎
槽头牵过桃红马
外甥骑马回家中
并非舅父不留你
怕你母亲挂心中
说罢纹银递过去
李金路忙把银两接在我手中
辞别我的舅父往回走
急急忙忙赶回家中
李金路翻身我就上了马
我扬鞭打马赶回家中
李金路骑着大马我就来的快
路过了我的岳父他家大门庭
李金路在这里我就心暗想
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声岳父老刘成
想当年我们家家财豪富
你把你女儿许配我家中
如今我家失了天火
你叫你女儿另改更
李金路我今天求借得了好
何不在你家大门前抖抖威风
李金路我翻身下了马
我在他家门前抖抖威风
且不言李金路我把这威风抖
再表坏水我叫小刘龙
小刘龙我在门前正然来玩耍
看见我的姐夫站在我家大门东
坐骑一匹高头马
背后背着黄包棱
我迈步就把上房进
叫声爹爹你试听
刚才我在门外来玩耍
看见我的姐夫站在咱家大门庭
坐骑一匹高头马
背后背着黄包棱
爹爹呀 咱俩不如把他的银两骗到手
给我娶一个俊俏的女花容
刘成我闻听心高兴
还是我的儿子巧计高明
迈步走出大门外
看见女婿站在大门东
门婿呀 到此为何不把屋来进
咱们爷们儿喝上几盅
李金路不解其中意
上了他们二人计牢笼
迈步就把上房进
推杯换盏三人饮流伶
喝酒喝到三更后
李金路趴到桌上困朦胧
且不言李金路喝多了正睡觉
再表屠夫我叫老刘成
我瞅瞅四外无有人走
砍肉大刀拿手中
砍肉大刀拿在手
我把门婿他的脖儿平
我把门婿大卸八块
扔在我家吊肉干井中
李金路一死阴魂不散
我刮动阴风转回家中
刮动阴风来的快
家门不远面前迎
迈步就把上房进
看见贤妻还在睡梦中
我出言就把贤妻叫
叫声贤妻刘翠萍
奉母命奉天俯内前去求借
回来时路过你家大门庭
你爹爹见财起意把我杀死
大卸八块扔到枯井中
我的贤妻要是能有恋夫的意
一到大堂上去把冤平
我有心再说上三五句
鸡鸣五谷天放明
李金路刮动阴风往外走
再表表贤妻刘翠萍
刘翠萍正然来睡觉
我看见丈夫转回房中
照着丈夫扑一把
不是丈夫是银灯
咳 罢了 我的夫啊 也是我方才偶得一梦
梦见丈夫浑身是血回家中
他言说我的爹爹见财起意把他害
大卸八块扔进我们家吊肉干井中
我低头一计有有有
娘家打探走一程
急急忙忙娘家奔
娘家不远面前迎
迈步就把院中进
举目抬头看分明
我往槽头送二目
槽头栓匹马桃红
我娘家没有这样的马
它见我腾哒乱叫四蹄蹬
不用人说知道了
就知道它的大祸降在我身中
急急忙忙屋中进
尊声母亲您试听
我问你的门婿可曾回家转
叫我爹大卸八块扔到咱们家吊肉干井中
我说此话你不信
一到枯井看分明
母亲头前把路带
枯井不远面前迎
我往枯井送二目
上边就用黄枯草来蒙
上前拾去黄枯草
井上又用青石板来蒙
我用力揭去青石板
举目抬头看分明
迈步就把枯井上
却怎么一阵阴风又往上吹
刘翠萍我这里呀就往井内看
血淋淋的尸骨它都一大堆
这旁堆的是胳膊呀那旁堆的是大腿
脑袋身子呀都在一起堆
我伤心不把别人来埋怨
埋怨声我的爹爹做事太黑
你不应该把我的丈夫来杀死
大卸八块就往枯井里头堆
只曾想咱们夫妻白头到老
没曾想我的丈夫你就一命没
想当年咱们家多么样豪富
哪曾想一场大火全都烧成灰
奉母命奉天城内前去求借
求咱们的老舅父把咱们帮维
我的丈夫你借回银钱就该回家转
好不该我的娘家抖的什么威
我的爹爹他见财起意他把良心坏
害死了我的夫啊一命都没
问丈夫你死后后悔不后悔
丈夫 纵然是后悔又能怪谁
刘翠萍哭的如酒醉
回来卖肉的我叫刘成
刘成卖完肉往家走
路过我们家的花园中
我往枯井送二目
看见我的女儿刘翠萍
现如今她怀揣有了孕
我何不给她来个斩草断根横
手拿大刀往下砍
刘翠萍我急忙跪在地溜平
刘翠萍我这里跪在溜平地
养儿的亲爹叫了好几声
千不看啊你都万不看
看一看女儿我呀是你的亲生
刘翠萍我跪在地上哀告的喉咙哑
难坏了我叫老刘成
我拉着女儿上房进
五十两纹银地上扔
回家你把亲来退
我给你找一个车上来马上去如意的好相公
刘翠萍我一见银两扔在地
低下头来打调停
我有心不应爹爹他的退婚事
我的爹爹不让我回家中
想到此处我擦干眼泪
免去悲伤我换上笑容
出言便把我的爹爹准
尊一声老爹爹要您试听
我问杀死你的门婿是谁的主意
正是你的弟弟小刘龙
回过身来我把弟弟叫
叫声小弟你试听
我问你杀死你的姐夫是你出的主意
正是我把巧计生
弟弟你杀的好来杀的好
杀死你的姐夫正对我的心情
倘若姐姐我别门另改嫁
多要银子多要铜
银钱要到姐姐我的手
好给你找一个俊俏的女花容
刘翠萍迈步往外走
底下头来打调停
听说京城来了大人于德水
小官不大断案清
我何不到大堂把他父子告
捉他父子点天灯
行行正走来的快
大堂不远面前迎
刘翠萍这里不怠慢
又打鼓来又撞钟
这时惊动哪一个
惊动大人把话明
吩咐一声往上带
大堂跪下我叫刘翠萍
到此不把别人告
告我的爹爹老刘成
他见财起意把我夫害
大卸八块扔到我们家枯井中
我说此话你不信
一的枯井看分明
大人这里忙开口
叫声衙役你们听
你们到枯井看一看
看一看尸体可在枯井中
不多一时衙役回转
口尊大人要试听
我等刚才走一趟
果然碎尸就在枯井中
大人一听心好恼
抓来刘龙和刘成
父子二人上了绑
扒皮旋草点天灯
这本是刘翠萍哭井唱完毕
好好赖赖多多批评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