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二人戏《梁赛金擀面》又叫《罗裙记》郑桂云 付莲英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1-08-08发布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二人转正戏拉场戏之二人戏《梁赛金擀面》也叫《罗裙记》表演者:郑桂云 付莲英

二人转《梁赛金擀面》唱词
桃花女:啊哈,口塞蜜箭舌塞刀,要害梁家命两条。
只因贪财心太狠,我害了太太善淑珍,员外看我模样好,娶我桃花做妾身。我啊,桃花,原来呀,是他们梁府的丫鬟,我这一进这梁府这一看哪,我的妈呀,这梁府有钱,金子成剁,银子成山,是定有白赏房有百间,那员外四十多岁,正当壮年,我。。。。。。!我就把那个员外给他贴上了。哪曾想,让太太发现了,这让她给我这顿削,那还不算,非得撵我走,我心说话了,这好地方我能让给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走,我得把你挪动挪动!这太太吧,有个毛病,就哇好吃个斋呀,念个佛的,一有那和尚老道过来呀,她就给让屋里去,不给是缘钱哪就是给饭。我就用这招给他下了手了,我跑到大街上啊,买来僧衣僧帽,我就藏她那柜子里去了,我就跟那员外说,我说员外呀,那太太呀,勾搭和尚老道都勾搭到炕上去了。员外能信么?我给他领屋里一翻,那还翻不出来,我早都搁好了。呵。。。。。。这员外就激了,皮鞭子沾凉水就削上了,那抽地,过瘾!一天打她三遍,我心思啊,把她打的受不了,她一跑,不就给我倒地方了吗?哪曾想,你说这家伙死心眼,跑那后花园子上吊去了,等我知道到那一找,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心思呀,这后山老虎常来出来溜达,背不住是让那老虎叼去了,这太太一没了,想当然哪,员外就把我娶过门哎哟,呦呦呦,又踢我了,这不,刚结婚不到半个月,这崽呀可窜上五六个月了,我八成啊,是那回搁包米地那回,整出来地!哎呀,你说最闹心的吧,就是这俩蹩犊子,扔下一个大的叫梁子玉,小的叫梁塞金,你说这俩死崽子,见我面呀,就横眉立目的跟我要妈,这俩玩意儿要长大,那还能有我好儿?今儿个,员外出去收帐去了,我就掐这个节骨眼,让丁奎给我把他俩整后花园给我咔巴啦擦,哼哼哼哼。。。。。。丁奎呀,丁奎!

丁奎:哎,

桃花女:过过过过。。。。。。

丁奎:早早喂马赶大车,看家护院干零活,小的丁奎呀,在老梁家干点勤杂工,什么都干,忽听有人唤,就得上前线。。。。。夫人,参见夫人。
桃花女:罢了,我说丁奎呀,
丁奎:什么事?
桃花女:你说想当年,是不是咱俩一起从那大街上让梁官买回来地?
丁奎:对呀。我早早喂马,你当丫鬟,你现在那比我牛儿了,你升了
桃花女:对了,这叫同命相连,我说丁奎呀!
丁奎:什么事啊?
桃花女:那你说我对你咋样啊?
丁奎:好哇,瞎子闹眼睛没治了。范伟讲话了,咣咣的!
桃花女:咣咣地?
丁奎:咣咣的
桃花女:真地么?
丁奎:真地呀!
桃花女:真好吗?
丁奎:好,
桃花女:咣咣地?
丁奎:真地,有东西不是偷着给我吃么?
桃花女:真的?
丁奎:真地!
桃花女:那要真这样,我有点事求你行不?
丁奎:求啥呀?说话,上刀山下火海,全干!
桃花女:说话好使?
丁奎:只要你的事我全干!
桃花女:算数??
丁奎:算数
桃花女:等着啊!
丁奎:妈呀。。。你,你,你,你,你干啥?
桃花女:你怕啥呀?
丁奎:那是刀
桃花女:这是刀,我还不知道这是刀?哼。。。我能杀你么,哼哼,我告诉你,你拿这玩意儿!
丁奎:杀什么?
桃花女:把那俩小蹩犊子,给我领到后花园去,他不是老找他妈吗?你就说领他们找他妈去,肯定跟你去,到那你就给我"咔嚓",完了我给你200两银子。
丁奎:拉倒吧,那老梁家对俺俩多好啊?你杀孩子对得起人家吗?我不干。
桃花女:真有意思,他对再好他也不是我儿子,将来他。。。。。。你干不干?
丁奎:我不干,我说什么也不干,那老员外知道,还不要我命啊你说!玩我呢嘛
桃花女:你怕的是啥呀,要你命!咱俩是一条蝇上俩蚂蚱,跑不了你,蹦不了我,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了?老员外他上哪知道去呀?
丁奎:不干,反正不干。
桃花女:哎你,不干?
丁奎:不干!
桃花女:再添200,梁赛金400
丁奎:你就小梁塞金400我也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干,找别人吧!
桃花女:哎呀我。。。。。。还挺。。。。。。换个招!丁奎儿,
丁奎:嗯?
桃花女:丁奎儿
丁奎:你干啥?
桃花女:嗯。。。。。。
丁奎:别,别,别。。。。。啊。。。也。。。你干啥?
桃花女:嘿嘿嘿嘿,丁奎呀!丁奎,我跟你说呀,你说那员外都四十多岁了,咱俩才二十来岁儿,正当少年,等那俩小蹩犊子一宰,嘿,等那老员外一啵古,一片家业不都是咱俩的了么?
丁奎:拉倒吧,那我也不干
桃花女:还不干?
丁奎:不能干
桃花女:我说你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还反了你了呢?不干是不?
丁奎:不干。
桃花女:那咱就这来,反正今儿员外没在家,我把那老少爷们我都唤出来,我就说你。。。。。。!来人呐!
丁奎:哎,哎,哎,哎,你小点声呀你
桃花女:干不干?干不干?干不干?
丁奎:这。。。。。。
桃花女:你还这啥呀,快点,哎呀!
丁奎:这老员外要是回来,知道还不得要我。。。
桃花女:快去吧,回来我给你银子啊!我等你好消息!
丁奎:你说这心多狠!啊!这家产都是你的了,那孩子那大点,你跟他争啥?非得杀了不可?哎呀,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呀!干吧!!不干我也活不了!
领了桃花的命,杀人去行凶,你们说,多大点小孩儿?还用刀去剁去,哎呀,逼到这了,不干还不行!先把刀藏起来,别让孩子看到吓到,我把他们小哥俩唤出来,不做也不行,不干也不行,少爷小姐,哪里快来!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来啦,来啦!
小梁子玉:大叔,你找我们哥俩干啥呀?
小梁塞金:大叔!
丁奎:来啦?
小梁子玉:啊!
丁奎:想不想你妈?
小梁子玉:想
丁奎:你想不?
小梁塞金:想啊
丁奎:你想不想看
小梁子玉:想看!
丁奎:你想不想见?
小梁塞金:想见!
丁奎:大叔知道你妈在什么地方!
小梁塞金:真地啊?
丁奎:大叔领你们一起去看去,去不去?
小梁子玉:去,
丁奎:真去吗?
小梁子玉:真去
丁奎:那走,大叔领你们去。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走吧,去!大叔还没到呀?
丁奎:快啦,到啦,那你么,到啦,看到了吗那尼,那尼,小子哎?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哪尼啊?
丁奎:小子哎!看刀吧!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大叔啊!
小梁子玉:我们哥俩跟你有仇啊?
丁奎:没仇
小梁子玉:没仇那我爹妈跟你有仇??
丁奎:没仇!
小梁子玉:那你杀我们哥俩干啥呀?
丁奎:为啥。。。。。。
小梁塞金:大叔你为啥杀我们呀?
丁奎:我。。。我就实话实说了吧,你哥俩死也死个明白,
小梁塞金:大叔。。。
丁奎:不是大叔要杀你,而是你的后妈心肠太狠,怕你们长大跟他做对,分家产,所以让我杀你们。我要不杀,我也活不了哇,孩子啊,你认命吧,看刀吧!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大叔!
小梁塞金:大叔!我们哥俩从小就跟你在一块长大,大叔,您天天领着我们,你就忍心杀了我们吗?大叔,你要真杀我们的话!听我们哥俩把话讲完,您再杀也不迟呀!大叔,大叔哇!!
丁奎:嗯讲,讲!

唱--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小哥俩。。。跪在地下呀啊,泪流满面哪啊大叔哇,口尊声,好心的大叔哇!要你听言哪,哎哟我的大叔哇啊。。。哎呀。。。!
可怜的,我的妈妈呀,他死的辜哇,大叔啊!
撇下了,没娘的两个孩子,谁来可怜哪,哎呀我的大叔哇啊。。。
常言说,没吗的孩子,不如鸡和犬哪,大叔,哎,哎呀!后娘,还让我们两个,命染黄泉哪,哎哟我的大叔哇!
大叔你,不看金面,你得看佛面哪,我的大叔哇,哎哎哎呀!看一看,我们这哥俩,还未成年哪!哎哟我的大叔哇!哎哎哎哎呀!
小梁子玉:要不然,你把我的妹妹,给她留下呀!我的大叔哇啊。。。叫我这,一个人呀,命染黄泉哪,我的大叔呀。。。
小梁塞金:大叔你,要杀就先杀了我呀,大叔哇啊哎呀。。。他是我们老梁家,后代香烟哪,哎哟我的大叔哇啊。。。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叫大叔,你把我的(哥哥)(妹妹),把他来放啊!!!我的大叔哇啊。。。哎哎哎哎呀。。。求以后,再报答大叔,你老好心田哪!哎哟我的大叔哇啊。。。小哥俩,跪在地下,苦苦哀告哇,大叔哇大叔,
丁奎:直哀告的小丁奎,软了心田
小梁塞金:大叔


丁奎:苍天哪,你怎么就不睁眼呢?天真活泼的一对小孩,说杀就要杀了,老员外待我恩重如山,我决不能忘恩负义,孩子啊,起来,大叔不杀你们俩了,放你们两个逃命,啊!大叔这有,20两文银,你们哥俩拿着,大叔的话你们一定要记住,远点跑,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来,你后妈那心,实在太狠了。记住,快,快起来!快,快走吧!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大叔,谢谢你,我们哥俩儿要是不死,一定报答大叔你的救命之恩哪,
丁奎:孩子啊,别说了,快起来逃命吧,一会儿你后妈来啦。快走吧,
小梁塞金,小梁子玉:大叔,大叔哇,
小梁子玉:走吧妹妹,大叔哇,谢谢你啊,走吧妹妹!
丁奎:别回来,越远越好。多可怜,心怎么这么狠?放走啦,我回来,我回,我回去桃花,这。。。哎,有了,我回去就跟桃花说,这两个小子叫我给宰了,扔到后花园的枯井了,对,就是这个主意。正是,放走两个孩子心里安,回去跟桃花把话编!
小梁子玉:哎呀,妹妹呀,快点走吧,一会儿啊,要让继母娘撵上啊。咱哥俩就都没命啦,妹妹呀,快走。
小梁塞金:嗯,走吧,走!
小梁子玉:妹妹呀,快走。。
小梁塞金:哥我走不动啦,走不动啦?走不动来哥背你,来!妹妹
小梁塞金:哥,我饿啦
小梁子玉:饿啦,这荒效野岭的呀,上哪找果儿吃去呀?
小梁塞金:哥,我渴了。啊!
小梁子玉:渴啦?渴了别怕啊,哥下山看看,有没有点水啥地啊,老妹呀,你在这等哥
小梁塞金:哥,这山那么大我害怕,你可早点回来,你可早点回来!!
小梁子玉:别怕,哥一会儿就回来了啊,别走!啊
小梁塞金:啊。。。。。。。哥,虎来啦。啊。。。。。。哥呀!!!!虎来啦。。。哥!!!
小梁子玉:老妹儿哪去啦?老妹儿呀?老妹儿?老妹儿呀?老妹儿?哎呀,刚才我下山哪,听到虎叫,老妹儿是不是让虎给吃了啊????哎呀,老妹儿呀!老妹儿!!老妹儿呀,老妹儿!!

十年以后

梁子玉:一树梨花红十里,状元及第马如飞!
头戴乌纱,蛟龙赤水,身穿蟒袍,玉戴横围,上得殿来,举王敬献,下得殿来,欲救三百!
我原,梁子玉,大举之年进京科考,得中一头名状元,圣上命我回家祭祖,行走之时路过李家老店,与我那失散十年的小妹,小梁塞金相认,真乃是天缘大喜!哎!想起我那下世的母亲,真让我烦闷哪!

唱--
梁子玉:梁子玉坐案堂,欲泪非凡哪,想起了下世的我的母亲哪,我伤心不把哪,旁人埋怨,唯怨声老父亲,做事太偏心哪啊,为不该信桃花,将我母打啊,我们兄妹苦苦哀告,也都不闻那啊,梁子玉坐在案堂,悲悲切切
梁赛金:来了小妹,梁赛金
梁赛金:兄妹相认心高兴,收去愁容换笑容。参见大哥!大哥!
梁子玉:小妹来了,小妹,今乃咱母亲寿诞之日,咱二人去寺院为母亲超度亡魂你看如何?
梁赛金:就依大哥,离这不远,三十里以外,有一坐青云庵,咱们何不上那祭拜,
梁子玉:好,就依小妹,把干父唤将上来,
梁赛金:干父哪里快来,干父哪里快来。。。
李唐官:哎,来啦来啦。家住范桥村,迎官接大人,俺唐官,李子名,十年前,进山打材在虎口中救出一个小姑娘,这小姑娘言道,因遭家人破害,致使兄妹逃难离散,母亲死活不知,我看这小姑娘实在可怜,把她收为我的义女,我与相依为命。这不,昨天来一位新科状元,住在我的小店,这位大人,为母行孝,写下一碗九头十八尾,刀切龙须素面,哎!没想到我的小义女竟然给做讲出来,原来啊,这位新科状元,就是我义女失散多年的大哥呀!哈哈哈你说这不是喜从天降嘛!这忽听大人唤,必得上前见。见过大人,
梁子玉:干父来了?
李唐官:你把干父唤讲出来,不知有何吩咐呀?
梁子玉:干父,今乃我母寿诞之日,我们兄妹要到庙上拜祭母亲,劳烦干父,套辆车来,
李唐官:好咧,待我套车一回!
唱--
李唐官:李唐官这里,我就不怠慢哪,把车儿,赶置在院子当心哪啊,叫一声大人跟丫头哇啊,快点把车来上啊,一到在青云庵里,祭奠你的母亲哪啊,
梁子玉,梁赛金:小妹,大哥,
梁子玉:梁子玉搀着小妹哎,把车来上啊!
梁赛金:忙把这象罗纸马,放在车当心哪,
李唐官:李唐官将车赶出了大门以外呀,一直赶奔哪,青庵门哪,
梁子玉:但只见,空中的鸟儿,为我们歌唱啊,
梁赛金:叶落儿,见我们相逢啊,沙欢儿狂奔哪,好一坐青云山,悬崖峭壁呀,大哥,快看那!你再看看那,山头上围绕着层层白云哪
李唐官:哎呀,到啦。李唐官将车停在,青庵门口哇
梁赛金:到了大哥,
梁子玉:干父
梁赛金:兄妹下车,站当心
梁子玉:小妹,到了?干父
李唐官:哎!
梁子玉:把车送到后院去
李唐官:哦,好咧,
梁子玉,梁赛金:小妹,大哥!青云庵已到,你我二人进庙拜祭母亲,你看如何?哎!好这正是兄妹相认李家店,祭母就在青云庵


善淑珍:扫地休伤娄以命,爱惜飞蛾杀照灯。贫尼善淑珍,十年前家遭不幸,家破人亡,我那一双儿女也不知流落何处,我得按动,苦苦等待,不知我母子何时才能见面,方才师傅言道,山下来一寻案大人,前来敬香让我前去迎接,待我看来!师主,请。。。!
梁子玉:师傅此乃佛门大殿,我兄妹二人想在此超度母亲的亡魂,请师傅行个方便
善淑珍:师主,请!
梁赛金:妄求佛祖保佑,让我们兄妹,早日找到母亲的尸体,也好上坟填土哇!
善淑珍:哦弥托佛!二位师主,贫尼打扰了,听二位口音不象本地人士,可不知家住哪里,姓字名谁?可否对老尼说之一二??
梁子玉:师傅听了,
善淑珍:请讲!
唱--:想当年,我家住在,魏辉府哇,但以后搬家梁家村哪啊,我父,名叫梁忠显;我母本叫善淑珍;梁子玉就是我的名和姓,我的小妹名叫那叫梁赛金,啊。。。。。。
善淑珍:问一声,你的母亲,可在人世呀啊??
梁子玉:十年前,母亲一命归天哪啊,
善淑珍:你那母亲她是因何而死?你能否对我说原因哪啊?师主请讲
梁子玉:师傅!!!想当年我的父亲,把集来赶哪,买回来丁奎桃花,两个奴人哪啊,小丁奎侍奉我父实心实意,桃花女侍奉我母不上心哪。也是那桃花女,长的美貌,我父他要收桃花为妾身哪,我母亲知道情后,把桃花打,哪曾想桃花女,怀恨在心哪!大街上买来僧衣道帽!藏置在我母亲地柜苗巾哪啊!在我父面前揍上一本,她言说我母亲结交僧人哪啊,我父一见心好恼,一天三遍打母亲,打的我的母亲,万般无及耐啊,一到在,后花园内,把吊来寻哪啊!梁子玉说罢泪如雨下啊。。。。。。
善淑珍:直说的善淑珍泪沾襟。师主,此言可句句是实?
梁子玉:句句是实!
善淑珍:当真?
梁子玉:当真!
善淑珍:果然???
梁子玉:果然!!
善淑珍:儿呀,
梁子玉:师傅,师傅醒来师傅醒来!师傅,师傅
善淑珍:忽忽悠悠忆梦中!忽听耳旁有人声,强打精神睁眼看啊,我那苦命的儿呀!一双儿女面前站
梁子玉:师傅您这是?
善淑珍:儿呀!我哪是什么师傅,我是你们的娘亲哪!
梁子玉,梁赛金:娘亲。。。。。。。。。。。。。呀娘!!!!!!可找到你了,娘,你不是上吊死了么?
善淑珍:儿呀!说来话长啊,当年为娘我在后花园含恨上吊,巧遇那青云庵中的师傅下山化缘,将为娘救入庵中,实指望你那父亲回心转意,将为娘接回家去,不成想,你那父亲他,他不念夫妻之义,娶了桃花为妾。为娘听到此信,心灰意冷,在这庵中带发出家,了此一生!那日为娘下山。假意化缘,去探望你们兄妹二人,却听说你二人虎口尚命,那时,为娘我是肝肠寸断,万念俱灰,只求一死,可师傅他对我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说为娘的面相,不是尚子之相,将来必是大富大贵之人,也许母子日后会有见面的机会,为娘我抱着一线的生机,希望能见到我的一双儿女,为娘每日庵中烧香念佛,日日祷告,盼望我的一双儿女平安,为娘我苦苦等待十载!今日咱母子重逢,真乃是苍天有眼,不负我这苦心之人
梁赛金,梁子玉:娘,娘啊,娘。。。。
善淑珍:不要哭了,快快站起,儿呀,是哪位好心的人将儿答救,我儿如今又得了这身的荣耀啊,
梁子玉:还是听孩儿,慢慢的道来!
唱--:
梁子玉未曾说话雨泪纷纷哪啊,
尊一声儿的娘啊,要你听真哪啊,
自从打,那日娘你上吊哇啊,
我爹爹收下了桃花,做了二婚,
你说那桃花女,心肠有多狠,
一心要杀我兄妹二人!
赐给丁奎钢刀一把,
要害兄妹我们两个人!
也是那小丁奎,心肠好!
后花园放走兄妹二人哪!
我们兄妹逃在双阳路口,
猛虎下山冲散我们,
也不知我的小妹。流落在何处哇!
孩儿我沿街乞讨当了要饭人啊,
要饭要到国公府!遇见国公叫胡金
他看孩儿聪明伶俐,收为义子养在家门!
他教孩儿把书念,他送孩儿前去科文
也是我三篇文章做地好啊,
加竟皇爷喜在心,亲笔点我把府寻啊!
让我回家祭祖坟!行走路过李家老店,
才与我的小妹相认李家村!
我与小妹来相认,
定在那青云庵里拜祭母亲!


也是那佛祖把我们保佑哇!
让我们兄妹二人,找到了娘亲!娘,咱们今日相认,还得拜拜佛祖!
善淑珍:儿呀,儿呀,多谢佛祖保佑,我母子团聚,儿呀!!咱母子三人,一同拜见佛祖!
梁赛金:娘,咱们还是回家吧!
善淑珍:儿呀,娘出家在这青云庵中,已经呆了十载,这凡尘之事已经与娘无关,我看到我的一双儿女平安无事,娘也就放心了!你们还家去吧!
梁赛金:娘,娘,你知道这些年来,我多想你吗?娘,你要是不走,我就碰死在这儿!娘你还是回去吧
善淑珍:儿呀,儿呀,不要如此,如此说来,儿呀,那娘就和你们还家去吧。
梁子玉:叫的干父哪里快来!
李唐官:来啦来啦!刚才我在外边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呀,这两个孩子把他亲妈又找到啦,哈哈哈哈,这真是喜上加喜呀,忽听大人唤,必得上前见。哎,见过大人,
梁赛金:娘,这就是我的干父,孩儿我,多亏我的干父把我从虎口里救出来,还把我拉把成人呢。
善淑珍:多谢兄长,我小女承蒙兄长拉把成人,您的大恩大德我母子永世难忘,请转上受小妹大礼参拜!
李唐官:哎,行了行了,担当不起担当不起呀,大人哪,外面车马已经备齐啦
梁子玉:那好,咱们还家去吧!
善淑珍:好,正是,
循环报应一身沉,
流玉千古紧后人。
善恶到头终有报,
来早来迟必临身。
李唐官:快搀着你的妈妈上车走吧!


桃花女:嗯哼!笑啥呀,我不还那桃花么!你说呀,这路要是走错喽啊,他能走回来。这事要是干错了哇,她就回不,回不,回不来了。哎哟,我后悔呀,后悔我那十年前哪,你说我把那善淑珍整走就得了呗,我害人家那两崽子干啥呀?这老员外回来呀,看不着这两孩儿呀,这满山这找哇,回来呀一病就窝那了,一窝就十年哪,我这十年哪,一天好觉也没睡着。一闭上眼睛就说他们三个来找我报仇来了,实在没招了,我就跑到庙里头上香,求他们饶了我吧,多占到祭日呀,我就找地方给他们烧纸,有那么一回呀,我正烧,呼,过股风,就成这鬼型了。你说这不是报应它是啥呀,哎!这两天呀,这老员外又病大发了,把我那儿子叫去看看!儿子啊,儿子!
儿子:忽听母亲唤,必得上前见,妈,叫我干啥呀?妈,你这嘴咋歪了尼啊?哎呀,妈你这腿也,腿歪啦,咋整地?
桃花女:看着没,有好模样出好披儿,有好马下好驹。你看咱研究这玩意,这也没白跪着趴起费个事呀,好看不?儿呀,看你爹没?
儿子:我去看去了,早上我给我爹熬完药才上学的
桃花女:走,咱俩再看看去,
儿子:看我爹去,
员外:孩儿十年无音信,每日思儿昏沉沉。十年前,家遭不幸,我那贤妻善淑珍上吊而死,也是我贪恋桃花美貌,纳她为妾,我俩结婚十日有余,我一到外边,前去讨帐,回到家中,我那一双孩儿不知哪里去了!那桃花女说我的孩儿到后山被老虎叼走了,也是我派人四处打叹,我也四处寻找,不见孩儿下落,这十余年来,我病倒在床前,每日思念孩儿,真叫我好不悲痛啊!

唱--员外:昏沉沉在衙堂思绪篇篇,想儿女想的我泪都哭干,十年来,无时无刻我不往那后山望,就盼望我的孩儿能站在我的面前!想孩儿想的我啊,肝肠寸断。盼孩儿盼的我,病倒在床前,多亏那桃花女将我照料,每日里煎汤熬药,侍奉我整十年,自我生下了子文儿,天真可爱,就象我的子玉儿在我的身边。今天晚半夜三更偶做一梦,梦见我的一双儿女,转回了家园,坐骑两披大红马,敲罗打鼓到门前,莫非说这梦儿,本是我的心头想啊。莫非说老天爷把孩儿又回到我的身边!心高兴我的心中去了十分病,精神爽朗站在窗前,心中高兴床头儿坐。

桃花女:领儿来到员外窗前,我说老员外呀,这两天好点没呀?
员外:你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梦,你看我精神都好啦,
桃花女:哎呀妈呀,做个梦就好啦??哎?那你做啥梦啊?
员外:我昨天晚上就梦到咱那一双儿女,还家来了,梦见他们一人起着一披大红马,敲罗打鼓的来到咱们家呀。常言说的好,人要梦到大红马,那是喜信,梦到敲罗打鼓,必有喜事临门哪。
桃花女:真的假的??哎呀,老员外,那外面还真有动静,我先去看看去啊。

丁奎:
十里内外红旗扬,
大队路上锣鼓响。
当年放走了小少爷,
如今得中状元郎,状元郎。
哼,不认识我了吧,我还是那丁奎,十年没见面了,听说少爷得中高官了,这小子真的很有出息,啊,我十年没回那个梁府了。听说那个,他哥俩走了之后,那老员外一病就是十年哪,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给老员外送信去吧!老员外,老员外,老员外!

员外:你是?
丁奎:我是丁奎呀!我是丁奎!十年没见啦,你也老啦
员外:丁奎呀,这十年你跑到哪去啦你呀?
丁奎:哎呀老员外呀,一言难尽呀。后话再唠,老员外告诉你个天大的喜事,
员外:什么喜事?
丁奎:小少爷得官了。
员外:什么?
丁奎:梁子玉,得官回来啦,头名的状元,
员外:我儿子回来啦???此话当真,果然?
丁奎:回来啦,当真,
儿子:爹,真是我哥得状元回来了吗?
员外:真是你哥回来啦??哎呀,这是你丁大叔
丁奎:这是谁呀?
儿子:丁大叔。
员外:这是桃花女给我留下的。
丁奎:这不是子文吗??老了老了,还弄个小拉杂。走走,快走,咱们快点去接他去
梁子玉,梁赛金:小妹,大哥,到家了,已经十年未到家了,竟然有如此的变化,中军,你我铜锣开道,打道回府!恩人大人,恩人大人
丁奎:小姐,少爷,小姐少爷。哎!少爷,你看我带来一个人,你看!
梁子玉:这是?
员外:儿呀,难道你把爹爹忘了不成?哼!
丁奎:少爷,他是你爹呀,当年的事情你爹爹是一概不知呀,都是桃花搞的鬼呀。后来你爹爹知道你们小哥俩走了之后!挨家挨户的去找哇,回来得了一场大病啊,到如今才起来炕呀,一病就是十年哪。
梁子玉:就是这样?
丁奎:真的真的!
员外:儿呀,快到屋中续话。爹爹请,儿呀,你去见过你的哥哥,姐姐,
梁子玉,梁赛金:爹爹他是?
员外:这是你弟弟子文哪!
儿子:参见哥哥姐姐!
梁子玉:哎,弟弟,快过来!
员外:儿呀,这十年来,爹爹想你们想的好苦哇!哎!丁奎呀?
丁奎:员外
员外:以往之事,你既已知晓为何不告诉与我?
丁奎:这,老爷,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员外:讲!
丁奎:
小丁奎把话言,头请老爷要听真,
你老人家上面坐,细听丁奎原原本本,从头到尾的诉原因!
当初你老把集赶,买回来桃花我们两个人,桃花看你的家业大。
一心想跟你成亲,夫人看懂了其中意,皮鞭打在了他的身,
打的桃花心好恼,一时怀恨在他的心。
大街上,买来了,僧衣僧帽藏在了,夫人楼上的柜苗巾,
她跟老爷你把舌下,就说夫人结交僧人,老爷你闻听心好恼,
急忙上楼去搜寻,苗巾柜搜出来,那个僧衣僧帽,皮鞭打在了夫人的身,
打的夫人上了吊,桃花后来激眼了昏,那时兄妹年纪还小,
跟着桃花哼呀,娘呀妈呀妈呀娘呀,要娘亲,
要的桃花心好恼,一心想杀兄妹两个人,
大街上买来了钢刀一把,让我丁奎去杀人,
丁奎白般未应允,小老婆做事实在是狠,
她言说,单等老爷你回家转,就说我丁奎挑戏桃花在你们梁家门,
万般出在了无及耐,将他们兄妹骗到了后花园的花园心,
有心用钢刀把他来杀死,不行啊,老爷呀,怕夺了梁家的两条根,
万般出在了无及耐,给他们20两文银,就放走了兄妹两个人,
回来桃花把我问,我花言巧语把她蒙,我告诉他,就说杀死扔在了,
后花园的枯井里。桃花闻听心欢喜,尚给我梁赛金00两文银,让我永远离开他乡,永远不回梁家门,三番见久的实心话,没有半点虚言对,向老爷云,老爷云!老爷。

丁奎:这就是桃花贿赂我的梁赛金400两文银。我一文都没敢花呀。当初我没敢告诉你,我是怕她再杀他们兄妹呀。
员外:此话当真?果然??
丁奎:当真,果然。
员外,好一个建人,我启能容你,

老员外大事不好啦,桃花女后花园上吊已死。

儿子:妈。。。。。。。

员外:行啦,不必啼哭,这才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没到,这是桃花的自作自受,

丁奎:对,脚上泡自己走地。
梁子玉:中军,看在我弟弟的份上,厚葬继母
员外:儿呀,这要你母亲活着,该有多好!看着你们哥俩平安的回到家中,你呀又挣来的这一身荣耀,你妈妈该有多高兴啊。
梁子玉:爹爹,我的母亲现在人间哪啊,
梁赛金:爹,我娘没死。
员外:什么?你娘没死?
梁赛金,梁子玉:没死,
员外:她在哪呀?
梁赛金:娘,快来呀!
善淑珍:苦心等待整十冬,死里逃生又相逢,
员外:你是?
善淑珍:哼,你不认识啦?我是你那打不死的善淑珍!
员外:夫人,贤妻,贤妻,以往之事都是丈夫我的错,我当着众人之面与你赔礼了,
大家一起:看在我们兄妹的份上,你把我爹认下吧。夫人哪,当初他一盖不知呀,他蒙在谷里呀,
善淑珍:哎呀,罢了,儿呀,快快站起!
呵。这正是,
善恶二字两相拴,
千万不可换心田。
善是善缘结善果,
祝愿居家合美满!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