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浔阳楼 王鹏 高明娥表演 - 高明娥

该专辑已经被 1149 人次关注 专辑:高明娥
caifuyiyi2010-10-02发布 已经有2690次观看
频道:二人转正戏 标签: 浔阳楼  王鹏  高明娥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二人转《浔阳楼》唱词 丑“串子”上场喊头诗

丑(喊)头戴大帽身穿青,梁山以上结宾朋。杀富济贫除恶霸,替天行道宋公明。丑(说)姓宋名江及时雨,只因为我杀了娼门阎氏妓女,充军发配赶奔江州,叫道朱仝、雷横随兄趱路来!

[旦上场。旦 宝雕弯弓上满弦,
丑 英雄豪杰有家园。
旦 家住水泊郓城县,
丑 离城十里宋家湾。
旦 姓宋名江外号及时雨,
丑 兄弟排行是老三。
旦 庄稼民买卖他不做,
丑 衙门口里当房先。
旦 因舍馆收下阎婆惜,
丑 这女人水性杨花行不端。
旦 花重金为她置下乌龙院,
丑 绫罗绸缎任她穿。
旦 这妓女暗中结交张文远,
丑 天长日久把宋江嫌。
旦 这一日宋江无事大街走,
丑 遇见刘唐下梁山。
旦 交给他百两纹银一封信,
丑 宋三爷装在招文袋里边。 打发刘唐回山去,夜晚和婆惜一处眠。 早起拉下招文袋,阎妓女借此要挟要告官。宋三爷一怒杀死阎婆惜,
旦 老鸨儿怀抱人头去喊冤。将宋江抓到衙门去,先打板子后押监。单等八月中秋后, 菜市口上被刀餐。正赶上正宫国母生太子,免死罪将他发配江州关。委派差官人两个,
丑 朱仝雷横二解官。朱仝公文背背后,雷横行李扛在肩。三人走出衙门口,来了六房和三班。抬来酒肉和饭菜,给三爷饯行到这边。旦宋江向大家道过谢,兄弟们后会有期等来年。五月十三起的解,赶上六月三伏好热的天。三爷出了满身的汗,丑朱仝雷横便开言:给三哥卸刑具开了锁,咱们行走多方便。旦宋江摆手说不妥,别忘我官司重大人命牵连。若是三哥我跑掉,人命官司你们怎担?丑二人连说不要紧,跑了三哥我二人担。

旦宋江一听哈哈笑,还是我老宋交人宽。丑给三爷卸去刑具开了锁,三人顺路奔阳关。走上一二两两二三,三三见九十多天。晓行夜宿来得快,这一日来到江州关。
旦 宋江刚要把城进,
丑 朱仝雷横把三哥拦,三哥呀!一路没戴刑枷锁,来来来戴上刑具好见官。
旦 果真是人犯王法身无主,违犯刑法谁敢担。宋江戴上三大件,稀里哗拉进了关。宋江进城把头抬,花花世界闹遍街。只见那五六岁儿童骑烈马,七八岁花姐抱婴孩。五六岁儿童怎能骑烈马?两腿夹着一根青秫秸,连叫众人闪闪闪,别碰着少爷马脑袋。碰了马头并马尾,拐掉帽子踩掉腮。
丑 七八岁花姐怎能把婴孩抱?从屋中抱出一个枕头来,走一步,拍一拍,
走两步,拍两拍,拍着拍着亲了一个嘴儿,一口咬出荞麦壳子来。
旦 宋三爷一见哈哈笑,江州城女孩玩的乖。再往那边送二目,有四个小伙耍骨牌。头家出的是额五,二家人七拦过来,人七没有地八大,末家天九洗了牌。打结的分了牌四把,对把色子操起来。掷了个四掷掷了个五,梅花九点自己牌。头家起的四额五,虎头至尊八扇严牌。二家起的四天九,搭拉四扇长短牌。头家出的四额五,二家扣去长短牌,短牌一扣下合手,那曾想造出一副猴子来,四天九发了愣,琢磨半天没扣开,无奈何扣去天九留天九,那曾想造出一副对短来。这小伙,不愿意,叭喳摔了这把牌。可叹我四天九没把结打,白瞎我这把好硬牌。从今往后要学好,耍钱场里我不来。
丑 两个老头把象棋下,黑红棋子忙摆开,红棋走的当头炮,老将坐朝没出来,五个小卒往上拱,炮打连环马跳开。马走斜,象走歪,小卒过河没回来。道南压的黑红宝,庄稼老头解不开,压上红,揭开白,输了钱,把腿拍,不如在家我不来。
旦 姐妹两个来抬水,在怀里掏出鸡毛毽来,大姐踢了一个金龙盘玉柱,小妹踢了一个鲤鱼打挺没露白,大姐踢了一个燕子三抄水儿,小妹踢了一个苏秦背剑勾回来。大姐踢着踢着露一空,甩掉一只绣花鞋,臊的大姐红了脸,
坐在地上不起来。宋江一见哈哈笑,江州城女子玩的乖。宋三爷,用目撒,
路北闪出富贵人家,门楼高大有丈二,红油子大门绿板栅,忽听角门吱扭响,上房走出女娇娃。三六九,二五八,青丝发,一把掐,梳油头,戴大花,金花银花戴两朵,鬓连斜插海棠花。柳叶花弯眉分八字,葡萄花杏眼水两洼,悬胆花鼻子樱桃口,糯米花银牙白刷刷。上身穿着扎花袄,八幅罗裙腰中扎。怀里抱个小胖小,分额娘手巧会打扮他。头戴缎子帽头八块瓦,
顶上钉个红疙瘩。上身穿的青缎子小马褂,墨绿裤子小鞋扎着花。额娘这里要亲个嘴儿,小孩这里晃脑瓜,一晃脑瓜不要紧,碰了额娘糯米牙,碰的额娘疼难忍,孩子放在当地下。额娘转身就要走,
丑 孩子往前爬一爬,叫声额娘要回家,在旗的讲话找我阿玛,找我阿玛不为别的事,(白)额娘我要吃咂!
旦 跟额娘走,跟额娘走,走到后院找你阿玛,找你阿玛不为别的事,要零钱给你买麻花。
丑 额娘抱!
旦 我抱不动!
丑 你拍拍!
旦 我怎么拍?
丑拍我脑袋,你就说拍拍长,拍拍长,长大把额娘养。
旦 我说拍拍长拍拍长,长大把额娘养。
丑 就拍几下,我比额娘都高了!要几个铜钱买麻花。
旦(唱)宋江一看哈哈笑,江州城女子会哄娃娃。宋三爷,用目溜,路北闪出个大戏楼,鼓板打的多齐整,五音六律把人勾。两个唱戏的人不大,十二三岁长的风流,头出唱的双打店,二出唱的过灞州,三出唱的三娘教子,四出压轴是黄鹤楼。

丑 宋三爷观罢四出戏,移足迈步往前游。直往那旁送二目,路南闪出个小酒楼,有个堂倌门前站,跳跳钻钻像马猴,招呼一声打尖的客,我们有熏鸡烤鸭烧羊头。有一个力把把集赶,他管堂倌叫大叔。我让你切糕多搁辣椒面,窝窝头上抹桐油,豆腐脑,拌凉粉,我要你巴豆来馇粥,
旦 宋江一见哈哈笑,哪城都有怯老刘。宋三爷,用目观,听见了棒打铜锣响连天,要问哪里铜锣响,甲马戴宗来夸官。
丑 甲马戴宗抬头看,从北门进来人三员。一个个高两个个矮,就好像二解差进了关。看大个戴了一顶沿毡帽,身上穿的蓝汗衫。此人生的瓜子儿脸,
就好像哪里见过一样般。看罢多时认得了,认得是水泊郓城宋房先。想当初郓城我贪过人命案,多亏此人把我照看,今天也盼三哥到,明天也盼三哥还。今天三哥来到江州地,就好像盼来细雨浇旱田。走到近前深施一礼,

旦 宋江急忙把礼还。一还礼来不要紧,脖颈露出锁连环。堂倌一见心不乐,一把推下板凳头。
丑 甲马戴宗开言问,叫声三哥你听言,三哥你身犯何等罪?脖颈戴锁为哪般?
旦 宋江急忙摆摆手,大街人多不可言。叫声贤弟跟我走,找个酒楼把话谈。宋江迈步刚要走,朱仝雷横把三哥拦,尊声三哥咱们本是人命案,到江州得先去见父母官。
丑 甲马戴宗忙开口,二位解官要听言,我本是三班的都老总,你若交票得见咱。这种事情由我管,天大的事情我承担。弟兄四人往前走,有一个酒楼坐北朝南。高挑酒幌有丈二,风摆酒旗乱动弹。酒旗以上有副对,阅过下联瞧上联。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