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二大妈探病》(下) 吉林省吉剧团的新编正戏拉场戏 - 二人转拉场戏

该专辑已经被 162511 人次关注 专辑:二人转拉场戏
diantang2011-09-10发布 已经有7449次观看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吉林省吉剧团的新编东北二人转正戏拉场戏《二大妈探病》(下)
这出戏,是民间广为流传,深受群众欢迎的拉场戏。最早是一旦一丑说唱的二人转。后经老艺人李青山等改成拉场戏,只有“探病”一场,人物只有二大妈和二姑娘。
一九六二年前后,吉林省许多地方戏队,在李青山等改编本基础上,曾先后整理演出了《二大妈探病》,风行一时,并流传这样一句话:“剧团没钱花,快演二大妈”。成为某些队的看家戏。出现了各种不同的演出本,由原来的两个人物增加以几个人物,内容有所增加,做了一些尝试;存在一些问题,不是推陈出新,而是推陈出陈。从原来的“三柱黄香拿手中,今天弟子要请神明”,发展到“驴皮鼓,柳木圈,打起鼓来请老仙”。有的给二大妈配挂上腰铃,更有甚者用两个二神,打两面鼓给二姑娘搬杆子,真是越跳越凶。这不仅损伤了剧本主题思想,丑化了主要人物形象,给这出小戏抹上一层灰尘,也在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时至今日,仍然有人在舞台上让观众来欣赏跳神,这实际上是对农村出现的封建迷信、装神弄鬼的歪风邪气,不是打击,而是怂恿。
为更好的贯彻“推陈出新”,“古为今用”的方针,也为了把传统剧目中思想性和艺术性较好的剧目继承下来,使人们从古代生活中,借鉴与吸收其中有益于人民的东西。为此,于一九七九年初,在吉林省吉剧团一九六二年整理改编的《二大妈探病》演出本的基础上,重新改写成这个演出本。
这次修改对全戏的艺术处理,做了全面的调整,就主题立意,人物思想,解决矛盾的方法,都做了改动。如把破除封建迷信改为反对封建的买卖婚姻,把命相改为贪图财礼,把装神弄鬼改为装疯。在加强争取婚姻自主的主题同时,着力于人物性格的刻画,保持了地方性和民间特点;注意了时代的生活气息,剧本的喜剧风格和剧种的特色。特别注意了语言的通俗易懂,喜兴活泼,生动形象,风趣朴实的特点。并借鉴运用了二人转的说口。另外,也保留了专词专调,如《纱窗外》等。
我们这个改本,由吉林省吉剧团二队进行排练,在一九七九年五月于梨树县举行的吉林省二人转工作者(第二次)学习会上,做了演出和推广,并获得一九七九年全省戏剧创作评比三等奖。

二人转《二大妈探病》唱词1
[对菱花]
旦 姐儿啊房中啊对对菱花①呀,
自己个的模样自己个夸,
俊俏数着奴家呀,
哎咳哎咳哟,
俊俏数着奴家呀!
[纱窗外]
丑 纱呀纱窗外呀,
荷包响叮当啊,
外边狗咬谁呀?
来了我二大娘,
二大娘进屋坐在炕上啊,
哎呀我的丫头哇,
哎呀我的丫头哇!
掀开红菱被呀,
看看二姑娘啊,
二姑娘瘦得不像有模样,
哎呀我的丫头哇,
哎呀我的丫头哇!
(说)哟!这丫头瘦得像一把干柴,丫头哇!
你咋连都不梳呢?
二姑娘你咋不梳头啊,
旦 没有桂花油啊,
丑 你咋不洗脸啊?
旦 没有胰子碱哪,
丑 你咋不戴花啊?
旦 我还没有他呀!
丑 你咋不关门儿呀?
旦 我等知心人儿呀。
丑 (说)谁呀?
旦 (说)我才不说呢,你猜吧!
丑 (说)我不猜啦,看你病得哆哆嗦嗦,请个先
生吧!
旦 (说)二大妈你别去啦 。
接个先生来呀,
孩儿不用他呀,
吃药扎针,
孩儿我害怕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呀!
丑 (说)二大妈给你接个巫婆②。
旦 (说)我更不要!
提起巫婆来呀,
孩儿不用她呀,
捏捏掐掐,
拉些个虚架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呀!
丑 (说)先和不用,巫婆也不用,二大妈给你接
个跳大神的,跳跶跳跶就好啦。
旦 (说)二大妈呀,萨玛③进门,二两纹银,不
是取药④,就是抢魂⑤,不花不花,还得二百七
八,我不要,我害怕。
丑 (说)哟!这孩子!你让二大妈咋办呢?
旦 (说)我听说二大妈你有两铺神?
丑 (说)哎呀,你提起这些话就长了,我乍过门
那时候,四月十八,你二大爷让我去逛庙,姐
姐妹妹去一帮,逛庙回来,下了凤凰山⑥,路
过前小官屯⑦,道旁有个柳条通⑧,我去摆
柳⑨,正摆柳呢,噌!噌!冲出两个黄皮
子⑩,到家就把我吓病了,你二大爷给我接个
大神,一看香⑾,说我冲着黄皮子了,没法我
就供起来了:一个黄凤英⑿,一个黄天龙⒀,
供起来我就好了呢!有一次,我跟你二大爷
下地去干活,累得我腰酸腿疼,就哆嗦起来
了,把你二大爷气的说:真没脸,又来黄皮子
了!你二大爷到家,把香炉摔了,把牌位也砸
啦,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请过神,怕请不来
了,那么的吧,烧三柱香请请试试。
旦 (说)请来我也不喜欢,请不来我也不恼。
丑 (说)那好,烧香吧。
[神调]
头上扎着布脚啋砖⒁,
跪在万马你老营盘,
双阳鼓,赶神鞭,
在上边拴着万岁爷的八卦金钱。
神鼓打,叮又叮,
稳坐堂前点神兵,
大报马,二金童,
蹿山跳涧告舌精,
各个古洞把信通,
你说弟子点的什么兵?
点动山里一棵松,
掌堂教主胡九宗。
人马多,点不清,
点上几位就算中。
听鼓响,离山峰,
扶帮弟子治灾症。
鼓靠鼓,锣靠锣,
新娶媳妇靠公婆,
领神弟子靠神佛,
话言话语说到这,
不扯闲谈总罗嗦。
神鼓打,颠又颠,
抓鼓抡鞭要请仙,
今天不把旁人请,
单请阴笼背子胡三连。
当庄鼓,当庄擂,
当庆有事当庄为,
雀往亮处飞,
水往洼上归,
大事得说小,
小事得说没,
你不帮弟子我去找谁?
面前撒下***,
背后就把捆仙神勒。
神鼓打,颠又颠,
一马三箭闯到营盘。
叫番主,要听言,
我胡三连出了木笼高关,
忽听弟子连声喊,
喧锣动鼓为的哪一般?
旦 (说)我得病了,请你老给看看。
丑 中算中,妥算妥,
摸摸病,咱再说。
头上摸一把呀,
桂花油儿香啊,
胸前摸一把呀,
两个妈妈胖啊,
不用人说知道了,
你这病,透了簧啊,
原来是姑娘大了思想夫郎!
[旦将丑推倒。
旦 (说)去吧!
丑 (说)我本来就没神么,这不白费事了么!
旦 (说)把二大妈累够呛,快坐下吧!
丑 (说)丫头哇,你这病到是怎么得的?
旦 (说)二大妈呀!我说怕你老笑话。
丑 (说)谁和谁,你说吧!
[纱窗外]
旦 三月是清明呀,
柳条又发青啊。
王三公子游春景呀,
丑 (说)他游他的春景,该你啥事!
旦 我在楼上坐呀,
他在楼下行啊,
他看我年少呀,
我看他年轻啊,
背着我的爹妈就把亲事订。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他说回家去呀,
托媒人到我家中啊,
等他他没来呀,
他把我胡弄啊,
一来二去我得了相思病,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丑 (说)哎哟!还是这个病呀!你怎么不和你妈
说一声呢?
旦 爹爹常在外呀,
妈妈耳朵聋呀,
希里胡涂尽当伤害病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丑 (说)你不怕你哥哥嫂嫂么?
旦 可可把活抗呀,
嫂嫂住妈家呀,
这件事我不把哥嫂怕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丑 丫头得此病呀,
二大妈我心酸呀,
今天回家去呀,
此事我要成全,
我明天找你妈好好把她劝,
哎呀我的丫头哇!
哎呀我的丫头哇!
旦 我的好大妈呀,
快快成全吧!
孩儿我死去也不把旁人嫁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哎呀我的二大妈妈呀!
丑 (说)你放心吧,二大妈一定成全你们,
这事都怨你妈那老货。
旦 (说)二大妈呀,这件事你要成全了,我给你
老(用双手比划)这么在一个——
丑 (说)什么?
旦 (说)大果匣⒂。
丑 (说)好孩子等着吧!
[对菱花]
旦 一朵鲜花呀无人采呀,
丑 跺跺金莲咬银牙呀,
真正恨死奴家呀,
哎咳哎咳哟,
真正恨死奴家呀!




二人转《二大妈探病》唱词 2
人 物 二大妈 兰香 二婶
〔幕启:二大妈家。傍晚,二大妈拿早眼袋
上。
二大妈 (念)家中人不多,
算我才一个。
吃穿靠双手,
人穷心肠热。
〔归坐。
(说)我,二大妈,皇上拨民那年,一付挑挑
到这关东落户。这个地方啊,冷风大雪是有点
冷,乡里乡亲,老姊老妹可处得怪热呼的。
唉!自从丫头兰花和她爹先后下世,扔下我孤
身一人,若说日子不苦那是假话,好在咱是吃
曲麻菜长大的,咋苦也品不出什么滋味来啦。
(忽然想起)今个又是七月七,丫头①兰花死了
七年啦!年年到这天哪,心也不知咋的,我这心
油煎火燎,眼睛也好象抹上了辣椒面儿,一阵
一阵火刺刺热辣辣的,越想越憋屈!
〔靠山〕
老身我心中好象塞团麻,
想起我命苦苦到了家。
那一年兰花她爹入了土,
年老没伴怎能不想他!
说我想他也恨他,
恨他误了我兰花,
兰花那年十八岁,
看中东屯小刘发,
老头硬把采礼要,
要卖女儿换钱花,
刘发家贫拿不起,
老头就横扒竖挡不让嫁他。
丫头忧愁得了病,
请先生抓药全白搭,
一点也没顶啥!
〔半白半唱〕
也是七月七那天晚上啊,
兰花要到黄瓜架下,
她要听牛郎织女哭些啥,
那想到没等下炕她气脉短,
临咽气叫声刘发哭声妈,
哭得我泪象瓢泼心象把抓!
唉!过去的事情忘了吧,
肠子悔青不顶啥,
这两天风言风语满屯刮,
都说那二姑娘小兰香,
看中三小她妈不让嫁,
愁的丫头两天水米没打牙!
怕的是兰香要得兰花的病,
我到要看看孩子劝劝她糊涂妈!(下炕)
(说)到岁数啦,腿盘半天,成的发皱!
(出门望天)看,月芽还出来啦!
〔纱窗外〕
月芽上墙头,
正好看丫头,(进屋,掸土身段)
掸掸身上土,
我再拢拢头,
小家主梳头哪来的那么些油!
礼轻心意重,(装筐)
忙把鸡蛋装,
生的装十个,
熟的装五双,
通红的山楂,
大块的冰糖,
满满登登装一筐(出门)
房门倒锁上,
心急脚更忙,
穿过秫秸障,
窗上有灯光,
那是谁——
叨叨咕咕人影乱晃荡?
(说)我先到窗户底下听听去!(下)
〔二幕启。二姑娘兰香家,兰香端灯上。
〔对菱花②〕
兰 香 点上银灯拨灯花,
灯花你冲我跳什么?
人家心象针扎!
〔放灯,又舞到镜前。〕
两天没照菱花镜,
水泠泠的眼睛瘦大啦,
唉!这都怨我妈!
〔二大妈上,点破窗纸偷看。
〔拦马正〕
兰 香 兰香我看中王三小,
人老实厚道谁不夸。
那天我俩见一面,
对着月亮把誓发。
他说别人我不娶,
我说终身许配他,
啥时候到他家?
二大妈 (接唱)我没找你二大妈。
兰 香 可恨贪上个糊涂妈,
要把女儿卖钱花,
三小家贫没采礼,
我妈不让我嫁他,
愁的我没有法,
假装有病吓吓妈,
看妈还说啥?
二大妈 (接唱)我帮你想个法,
治治你那妈。
兰 香 想起三小真命苦,
苦根苦蔓结个苦瓜。
顶风冒雨放牛马,
不论冬夏光着脚丫,
又没爹,又没妈,
又没姐妹又没家,
我真心疼他!
二大妈 (接唱)怎能不疼他!
(说)人惦着人可蝎虎啦,烧个小土豆,都给
留半拉。
〔一拍手,烟锅烫手。
兰 香 背着妈我给三小把鞋做,
紧赶慢赶做上它,
鞋帮上面扎卍字,
鞋尖绣朵云字花,
后跟用皮子掐。
二大妈 (说)这鞋可太好了。啧啧!那该有多结实!
(反咬烟锅,烫嘴。狗叫,二大妈拣石打狗身
段。兰香忙把鞋放在针线笸箩里,用花布盖
好。二大妈赶狗)去!去!去!
〔纱窗外〕
兰 香 纱呀纱窗外,
小狗乱汪汪,
屋外狗咬谁?
二大妈 (接唱)咬你二大娘。(兰忙装病,妈进门)
丫头啊这两天你病的可怎么样?
哎呀我的丫头哇,
兰 香 哎呀我的二大妈呀!
二大妈 (说)兰香,这两天你病好点没有?
兰 香 (说)咳!半点也没见轻啊!
二大妈 (偷笑,旁说)压根就没重。(对兰)你妈
呢?
兰 香 (说)出去啦,二大妈你没让狗咬着?
二大妈 (说)差点让它掏啦。多亏我划拉的欢啊。哟!
这孩子,头两天还精神旺跳的,一眨眼咋病的
这么蝎虎。(摸头)你头疼?
兰 香 (说)头不疼,
二大妈 (说)腿疼?
兰 香 (说)腿也不疼。
二大妈 (说)浑身疼?
兰 香 (说)哪都不疼,
二大妈 (说)哪都不疼,这叫什么病?
兰 香 (说)二大妈,我自个儿也摸不清呢。
二大妈 (说)你自个摸不清,二大妈心到有个底。
兰 香 (说)你老说是啥病?
二大妈 (说)啥病?心病!
兰 香 (说)哎呀!人家挺大个姑娘,哪有这种病?
二大妈 (说)嗯!姑娘心事重,专得这种病。象你二
大妈,脑袋一挨枕头呼呼一宿,心里啥也没
有。
兰 香 (说)二大妈,人家心里也没啥呀!
二大妈 (说)没啥?
〔纱窗外〕
二大妈 没啥你咋不梳头?
兰 香 没有桂花油;
二大妈 你咋不洗脸?
兰 香 没有胰子碱;
二大妈 你咋不戴花?
兰 香 他没给我掐。
二大妈 他呀,他是谁?
兰 香 (才觉失言)他呀——
二大妈 (插话)他住啦!
兰 香 他是二大妈!
二大妈 (插话)我?(摇头)
兰 香 二大妈别问啦,
你自个琢磨吧!
二大妈 (说)不用琢磨,想瞒我可瞒不了。
兰 香 (说)想猜可也猜不着。
二大妈 (说)二大妈不猜便罢——
兰 香 (说)要猜呢?
二大妈 (说)不用三猜两猜,啪嚓一下子就猜着了。
兰 香 (说)咋还猜出响来了?
二大妈 (说)不响(想)……哪来的病啊!
兰 香 (脸红,马上回击)病了也没人救,光知拿话逗!
二大妈 (旁说)这是念话给我听呢。(对兰)丫头
啊,二大妈不疼你,黑灯瞎火的来干啥!你等
着,我找他去!
兰 香 (一喜)二大妈你老去找谁?
二大妈 (说)找个看病先生呗!
〔报花名〕
兰 香 哎呀二大妈,
你可别找他,
搬来药柜也白搭,
你快回来吧!
二大妈 (说)那我找个算命先生去!
兰 香 哎呀二大妈,
你可别找他,
信口开河没一句正经话,
糊涂的二大妈!
二大妈 (旁说)糊涂?我比谁都明白!(对兰)好,
那我就谁也不找啦,二大妈给你看看。(抓过
兰香手腕)看,小胳膊瘦的象麻杆儿似的;手指
头象针尖儿似的.话不说不透,窗户纸不捅不
漏,人没心事也不能冷不丁的见瘦啊!
兰 香 (说) (急辩)人家不是有病么!
二大妈 (说)有病精神头怎么那么足呢?
兰 香 (说)足啥呀,人家连炕都懒得下。
二大妈 (说)针线可不懒得拿。
兰 香 (说)谁拿针线啦?
二大妈 (说)可不是谁?点灯熬油纳鞋底
兰 香 (语塞)这——没影的事.
二大妈 (说)没影的事, (一笑,绕到桌后,从针线
笸箩里拿出鞋底)这叫啥也没有?你这小家
雀怎么呢,也魁不过我这老家贼呀! (兰
羞)别看二大妈老,眼睛可杀草!(看鞋
底)啧啧!纳的密密实实的,给谁做的这么
上心?
兰 香 (说)嗯——
二大妈 (说)啊——
兰 香 (说)二大妈,你老说呢?
二大妈 (说)让我说?(旁说)我偏不往那上说。
(对兰)许是给你妈做的?
兰 香 (说)啊?对!是给我妈做的。
二大妈 (说)你妈可真出息个暴!
兰 香 (说)我妈怎么出息啦?
二大妈 (说)两天不见,脚长这么大,十天八天不见
还不得长个丈八尺的。你妈穿这么大的鞋?
兰 香 (说)鞋大脚可舒服呢.
二大妈 (说)对!我是得找你妈去,让她穿上舒服舒

[假装拿出门。
兰 香 (说) (忙拉)二大妈!
二大妈 (说)你别拉!
兰 香 (说)二大妈!
二大妈 (说)你别拉!
兰 香 (说)哎呀,我的好二大妈呀!(搂妈脖)
二大妈 (说)别套近呼!
《红柳子》
兰 香 咱这东西南北屯,
都说你是大好人!
二大妈嘴比城门紧,
你老的心象炭火盆,
二大妈你待我象亲生女,
侄女我也没拿你当外人。
二大妈 (说)没当外人,可不说实话。
兰 香 本想当你说实话,
这样的事情可咋出唇.
二大妈你也有过十八九,
姑娘家说话总要留几分.
二大妈 (说)你连一分也没漏啊!
兰 香 二大妈心中明似镜,
又何必刨根问底难为人!(装生气)
要找我妈你找去吧.
门外有狗你可要多留神!
二大妈 (说)咳!丫头。
兰 香 (说)找我妈去吧!
二大妈 (说)丫头!
兰 香 (说)告舌去吧!
二大妈 (说)你二大妈可不是好扯老婆舌的人哪,
(递鞋)给你,快给三小做上吧。
兰 香 (说)忙什么呢!
二大妈 (说)忙什么?三小光脚丫,能不心疼他!
兰 香 (说)哎呀二大妈快别说了,我给你倒碗水——
二大妈 (说)对喽,你再买块灶糖,象送灶王爷似的
把我嘴粘上,就啥话也不说啦。
兰 香 (说)该说的,等我妈回来,你老还得多说两
句呢!
二大妈 (说)多说哪两句?
兰 香 (说)二大妈你就说,他二婶呀!
(数板)你这糊涂妈,
跟着搅合啥。
闺女都愿意,
别要彩礼啦,
亲事要别黄,
兰香能活吗?
人财两手空,
后悔也晚啦!
二大妈 (说)这小嘴赶上卖瓦盆的听,一套一套的。
好,二大妈就照你说的办,那你也得吃口饭
哪。
兰 香 (低声)二大妈,不瞒你老说,刚才我妈出
去,我都偷着垫补两大碗啦。
二大妈 (说)这孩子,比我为闺女那时侯还能作妖!
我说丫头,你妈那老东西脾气又犟又颧,光说
不行,还得想个法.
兰 香 (说)啥法呀?
二大妈 (说)过来我告诉你. (耳语)
兰 香 (说)装疯!哎呀,我的二大妈,我们可抹不开。
二大妈 (说)这都啥时候了,你还羞羞答答的,过这
个村,可没这个店啦.
兰 香 (说)那可咋装呢?
二大妈 (说)没吃过肥猪肉,还没看过肥猪走,说哭
就哭,说笑就笑。说唱就唱,说闹就闹呗.
兰 香 (说)那人家要装不好,漏馅可咋整?
二大妈 (说)二大妈给你兜着.你就看我眼色行事,我
用话一点你就缕着杆往上爬。我要跺一脚你就
哭:我跺两脚你就笑;踩三脚你就寻死上吊;
听我一咳嗽你就连吵带闹.不是二大妈吹,你
妈准上套.
兰 香 (说)那我就照量照量。
二大妈 (说)你就绷着脸造吧,没冒!来,趁你妈没
回来,二大妈给你剥几个鸡蛋—
兰 香 (亲热地)二大妈,我自个剥吧.
(婶内声:兰香啊!
兰 香 (说)哎呀!(鸡蛋掉地)我妈回来了
二大妈 (说)快坐下!
兰 香 (坐下又起,说)二大妈,我这心咋怦怦直劲跳
呢?
二大妈 (说)稳住神.
二 婶 (手端碗上)咳!
(念)我要烧香,佛爷掉腚,
我请先生,人家闹病。
(说)窝心事都挤到一块啦。丫头!
二大妈 (自然自语)这丫头,听说你有病,特意送来
几个鸡蛋,你吃不吃的没什么,往地下扔干
啥?连我都不认识啦?(拣蛋吹土)哼,真是
什么模子脱什么坯,什么马下什么驹,(指
婶)你出息去吧!
二 婶 (说)哎呀!她二大妈你啥时候来的?你可别
往心里去,这丫头病的人味不懂,漫说鸡蛋,
就是凤凰蛋也懒得张嘴呀,准是听我喊她一
声,又来气了。
二大妈 (说)我说的哪,平白无故跟我耍的那份颧!
二 婶 (说)她二大妈你先坐着。兰香啊,你二大妈
现给你煮的鸡子,妈又给你买碗凉粉儿,吃几
口败败火。
二大妈 (咳嗽)……
兰 香 (大声地)远点拿着,我咽不下去!
二大妈 (旁说)都偷着吃两大碗啦,哪不能咽下去了。
二 婶 (说)不吃喝点水,水也养人呀。
兰 香 (不是好声)哎呀!别逼我啦,让我消停消停吧!
二 婶 (说)她二大妈你听听,我倒不让她消停了。
(向观众)这可真是女大不可留,留来留去结
下仇!疼闺女倒疼出仇疙瘩来了。
二大妈 (说)哼!疼的不是地方,越疼疙瘩越大。
二 婶 (说)她二大妈这话可不对,我怎么疼的不
是地方,啥不依着她的性!
二大妈 (说)三小这门亲事就没依她心。
二 婶 (说)也就这一宗呗。
二大妈 (说)顶数这宗蝎虎3!
二 婶 (说) (来颧劲)我就不信那个劲儿,咱老姐俩年轻那
阵儿,也不是榆木疙瘩刻的,姑娘大了心里免不
了有个小伙,可老人不愿意,闹腾闹腾也就云消
雾散了.她可奸,不喝水,不吃饭,八条老牛
都拉不断,铁心啦!
二大妈 (说)小点声!
二 婶 (更来劲)小点声?我就告诉你吧,她二大妈!
《红柳子》
虽说小兰香不是摇钱树,
我也不能白给他,
三小要娶兰香女,
先把彩礼送到家.
二大妈 (插话)你想要点啥呀?
二 婶 (说)我要那——
四铺四盖麻花被,
双猪双酒抬到家;
磁砖被套画五彩
描金箱柜梳头匣
八仙桌椅钟一架,
一对掸瓶配菱花;
单假棉衣各两套,
幔帐④门市把花扎,
铅镯银簪银耳坠,
还有哪——
脚上的袜,头上的花,
针头线脑算外搭
若有一样送不到
休想娶我闺女到他家!
二大妈 (说)你要这么多东西开杂货铺哇,再说王三小
就是砸碎骨头渣子也拿不出,你这不是成心搅
吗!(跺一脚.兰哭泣)丫头,别难过,气大
归心,要做病啊.
兰 香 (大哭)哎呀!我的妈呀,这算没好啦[
二 婶 (心已软下来)孩子,妈在这呢。 (兰一扭)
丫头! (兰又扭,哭声更大)她二大妈你过
(声的)你说这孩子.这几天水米不扪
牙,晚上一惊一诈,直说胡话,吓得我这头皮
苏苏的一劲发麻,真有点害怕.我看有点不象
正经病.
二大妈 (说)咳!你怎么还信邪魔外道呢!
二 婶 (说)你不信,可有些事真让人犯疑,就说咱
家的饭吧,兰香一碗不吃,我让她闹的也吃不
下一碗,可饭盆里的饭总觉着见少呢!
二大妈 (说)兴许让小猫偷着吃了?
二 婶 (说)不能啊,我盖的可严实啦。
二大妈 (说)严实当咕.小猫爪子比人手都灵便,
扒拉就开啦.
二 婶 (说)也许,我们家那个小搀猫可淘啦。
兰 香 (有点憋不住一乐)嘿嘿——
二大妈 (囚势利导)哎呀!我的妈呀!这丫头咋的啦?
又是哭.又是笑,是不是象疯啦? (跺两脚)
二 婶 (一惊)啊?疯啦! (半信半疑的)不能啊,
刚才我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哪,怎么虎
巴的就疯了呢?她二大妈你看是不是中邪
啦?
二大妈 (说)别瞎扯了。你看她那两只眼睛直勾勾
的,都定神啦.怪不得刚才把鸡蛋都扔地下啦.
连我的语声都听不出来.
二 婶 (说)过去没得过这种病啊
二大妈 (说)哎呀!我的傻妹子I
(红柳于)
常言说事出有因水有源.
你可知醋打哪酸盐打哪咸?
小兰香为啥得的病?
你可比我知道全。
二 婶 兰香要跟三小好,
我没答应她就把脸翻.
整天擦眼又抹泪,
又哭又闹我心烦,
让我狠狠骂一顿,
从此就——
不梳头,不洗脸,
针线不拿碗不端,
蒙头盖脑不说话,
你说这孩子颟不颟。
二大妈 (说)颟人才爱得这种病呢.心里委屈嘴不
说,气火就往心里窝,非得气迷心邪不可。
二 婶 (说)能这么快?
二大妈 (说)这病可快啦,若不你问问她.认不认识
咱俩啦!
二 婶 (说)兰香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指二大妈)她是谁?
兰 香 (指二大妈)你一—
二大妈 (说)我是你二大妈,不是你妈呀。
兰 香 (说)你是我妈! (又指婶)你一—
二大妈 (说)她才是你妈,不是王三小.
兰 香 (说) 你骗我!三小哥!怀啥时候来?(拉
婶)快坐下。
二 婶 (抱着兰)孩子,你咋的啦,不认识我啦?我
是你妈,不是王三小!
兰 香 (说) (说)你咋也胡弄我,三小哥!
(报花名)
叫声三小哥别发呆,
兰香我心里啥都明白
我要嫁你妈不让.
她不爱人爱钱财.
我知道那彩礼你拿不起
天天盼你你才来.
三小哥——
你就好比梁山伯,
我就好比祝英台,
我妈好比祝员外,
棒打鸳鸯两下拆,
活着不能到一块,
死后也要一块埋,
变成一对花蝴蝶,
双双飞去不分开,
我妈鼻子气歪歪,
二大妈 掉了也活该!
(说)快坐下. (扶兰坐)
二 婶 (说) (说)哎呀!她二大妈你听听,这么大个闺女,
唱唱咧咧的啥都说,这要传出去,多丢人
哪!
二大妈 (说)你这是自作自受。别看丫头疯疯颠颠
的.说的还挺对劲.
二 婶 (说)这要整天这么疯疯颠颠的可咋整呢?
二大妈 (说)后悔也晚了.当老人的没正事,顶倾人
啦。
二 婶 (说)我这都是为她好!三小那么穷,我女儿
跟他还不得挨饿呀.
二大妈 (说)哎哟!他二婶,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就不会顺着她点说,越抢茬这病越厉
害。
二 婶 (说)年轻人心浮,当老人的不掌稳舵,尾后
还不得落埋怨。
二大妈 (说)你这是心坎挂笊篱多捞。
二 婶 (说)当老人的都爱发这份贱。
二大妈 (说)贵贱你也得看看成色呀.三小跟兰香多
般配,你这不是真疼女儿,是害她!(咳嗽,
踩三脚)
二 婶 (有点发觉)她二大妈你今个这是咋的啦,说
话怎么连跺脚带咳嗽呢?
二大妈 (说)我是替你着急呀.(往地上磕三下烟袋锅)
二 婶 (说)我说哪,过去可没这毛病.
兰 香 (又闹起来)我活着还有啥劲。不如死了好!
《兰香上桌子,二婶忙扶。
二 婶 (说)哎呀,你这不是要捉死我嘛!
兰 香 (说)三小哥你拽我干啥呀?咱俩一块死吧!
[用手绢套婶脖子。
二大妈 (说)丫头,快下来,摔坏了咋整。(扶兰下)
孩子,你可要想开点啊,真有个好歹的扔下你
妈可咋过呀。
二 婶 (说)可不是咋的。
兰 香 (指婶)你都不管我,我还管你干什么!(一
撒手绢,婶从椅子上摔倒,兰坐桌上)
二大妈 (说)兰香啊,别闹腾了,你先消消火,顺顺
气,坐下歇一阵儿。我知道你心里憋屈有话要
说,你妈也不是那死木头疙瘩不开砟的人,说
吧!说对了就照你的办,是不是她二婶呀?
二 婶 (说)咳!
兰 香 (累的长出一口气)唉!
二大妈 (说)这口怨气出得好,心里就亮堂多了。趁
明白你说说,怕不怕跟三小挨饿?
[拦马正]
兰 香 女儿饿死心也甘,
不怨地来不怨天,
只要夫妻对心意,
喝口凉水比蜜甜,
若是夫妻不和睦,
沾口蜂蜜赛黄莲,
再者说咱们人穷志不短,
又何必趔趔巴巴往上攀!
二大妈 (说)孩子说的对呀,他二婶!
[靠山]
别看小兰香疯疯颠颠,
说话句句是实言。
常言道店大才压客客大才压店,
贫家女嫁富户处处难。
挨打受骂是家常饭,
打死也不给白茬棺。
一领芦席卷出去,
想要告状你都无处去伸冤!
女儿受罪还不算,
当**也让人下眼观,
有钱的妈妈看闺女,
亲家母,忙的欢,
先捧茶,后装烟,
又放褥子,又铺毡,
四六八碟往上端;
没钱的妈妈看闺女,
亲家母,白眼翻,
绷着驴脸懒答言,
梗梗着脖子叭嗒叭嗒直抽烟。
塞到伙房吃剩饭,
想住一宿你都难。
就算当**脸皮厚,
女儿心里酸不酸?
二 婶 (说)让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到裂点缝儿,其
实我也没图希斗金斗银骡马成群。可是那三小
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也太贫寒啦。往后日子可
咋过呀?
[拦马正]
兰 香 三小家境是贫寒,
你比人家又富几番?
俗话说好男不吃分家饭,
好女不靠把嫁衣穿。
那三小两膀力气金不换,
一颗好心更值钱。
我若嫁到他家去——
二大妈 他得拿你当神仙。
他吃稀的,给你做乾饭,
他穿单的,也让你穿棉。
就算吃穿咱不在意,
那股亲劲——
可真让人太喜欢!
再者说——
人家小两口处得好,
当老人的口眼一闭心也安。
这些情理你都懂,
何必在穷和富人和钱,
翻来覆去打算盘!
二 婶 (说)说实在的,我心里也有个小九九。论人品,
三小那孩子虎虎实实的,倒是一个正经庄稼人。
二大妈 (说)唉,说了半天哪,这到是一句良心话。
早这样,何苦把丫头硬气疯啦,你是不撞南墙不
回头啊。
二 婶 (说)你看这门亲事还行?
二大妈 (说)再合适没有啦。(对兰)兰香,你说呢?
兰 香 (害羞的)咋不行呢!
二大妈 (说)哟!(学兰)还咋不行呢!
二 婶 (说)尽说疯话。
二大妈 (说)他二婶,这回你还说啥?我看这门亲事
就订下吧。
二 婶 (说)她二大妈,你先等等——
二大妈 (说)怎么?又要秃噜哇。你这人真够呛,啥
事也没个准主意,总好转轴子!
二 婶 (说)不是没准主意,你看兰香眼下病的这个
样,我寻思再拖两天,等她病好了,再说还不
行么?
二大妈 (说)你呀?(跺一脚)不把女儿拖死你算不
能吐口!(兰哭泣)看看,丫头刚好点,又让你
气犯啦。
[红柳子]
二大妈 兰香你先消消火,
有啥委屈二大妈替你说。
他二婶——
前有车,后有辙,
兰香和兰花差不多,
当初你二哥不开窍,
今个拖,明个拖,
拖来拖去拖死兰花才回脖。
这些年——
一想起女儿想得我糊涂个狠,
常拿盆碴当铁锅,
拿起木梳当刀剁,
抱起枕头往灶坑搁,
一年也顶十年过,
十年的眼泪流成河。
常言说道若走错还不改,
人若死了不能活。
不是我吓唬你,
这事一刻也不能拖,
若是亲事不订妥,
我看兰香也难活。
到那时人财两空鸡飞蛋打,
(说)咳!(跺一脚,对婶)我也看透了。
(接唱)不尝尝滋味你总有话说!
[兰又哭起来。
(说)(难过地)兰香啊!二大妈该做的做了,
该说的也都说了,你妈不答应,我也没有辙。
丫头啊,尾后你真若有三长两短的,可别埋怨
二大妈呀。咱们娘俩这是最后一面啦,天不早
了,我也该回去啦。(欲走)
兰 香 (大哭)你们都走吧,我也不活啦!
二 婶 (说)她二大妈,这个节骨眼你可不能走啊!
二大妈 (说)不走有啥用,嘴皮子都磨薄了,你也不
进盐酱。
二 婶 (说)咳!她二大妈,我不是死脑瓜不开窍
啊。你这一宿半夜的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们
娘们儿好吗。(对观众)我也看透了,这站亲事
不答应,兰香也活不长,说实在的,看她这疯
疯颠颠的样,我这心也怪难受的,若老这么
作,不吃不喝,饿也饿死了。(对二大妈)我
说她二大妈,这门亲事我应下啦!
二大妈 (说)你这话可没准。
二 婶 (说)哎呀!她二大妈你咋信不实哪!好!你救
人救个活,帮忙帮到底,(摘兰手镯)你给三小
送去行不行?
二大妈 (说)嗯,这还差不离儿!那彩礼还要不要啦?
二 婶 (说)咳!还要啥啦,人若是没了,我要彩礼
有啥用,我是要人不要彩礼啦。
二大妈 (说)人要说出息还真快呢。
二 婶 (说)顺便你再给请个看病的先生来。
二大妈 (说)不用请先生这病也好一大半啦,再扎两
针说全好了。
二 婶 (说)哟!还把你这两下子给忘了呢,我取针
去。(下)
[硬口柳子]
兰 香 一见我妈她答应,
心中好像点盏灯,
心头乌云风吹散,
二大妈你这招可真灵。
[飞起手绢,二大妈接住,盖在兰香头上。
二大 (说)你就等着拜花灯!
兰 香 (羞说)二大妈,你——
二大妈 (说)你妈回来了。
[兰香坐下,婶上。
二 婶 (说)她二大妈,没找着绣花针,这纳底锥子
行不行?
二大妈 (说)中。
二 婶 (说)往哪扎?
二大妈 (说)鼻子下边。
二 婶 (扶兰)兰香啊,快抬起头来。
[二大妈手拿锥子尖,照兰鼻子下佯扎,随手
掐兰一把。
兰 香 (说)哎呀!二大妈,你咋真掐——(站起)
二大妈 (说)不真扎病能好吗。(按兰坐下)
二 婶 (说)孩子,别怕。
兰 香 (装苏醒样子)哎呀,可累死人啦!(慢睁眼
看)
二大妈 (说)就是金人也折登散架子啦。
兰 香 (说)二大妈你啥时候来的?
二大妈 (说)都来小半宿啦。丫头,你刚才怎么啦?
兰 香 (说)我也不知道啊,就觉得心里热乎拉的难
受,就想哭一哭,才觉着痛快。
二 婶 (说)快上炕躺一会吧。
兰 香 (说)妈,人家还能躺得住么!
二 婶 (和二大妈交流眼色)成的见好!(拿起碗)
不愿意躺着,把这碗凉粉吃喽,心好亮堂亮堂。
兰 香 (说)妈呀!不吃我这心也够亮堂的啦!(跑下)
二 婶 (说)哎呀!她二大妈,你这一锥子可真灵啊。
二大妈 (说)扎不太好,瞎扎呗。
二 婶 (说)这可多亏你帮忙呀,没旁的,明个让你
侄女给你做双鞋——
二大妈 (说)鞋?(拿出鞋)不用等明个,今下晚人
家还给三小做呢!
二 婶 (说)啊!(大吃一惊)这么说,刚才是装疯?
二大妈 (说)真的能好这么快!别管真加啦,孩子心
满意足是真的。
二 婶 (说)闹了半天是你这个老抱子领着小鸡崽
胡弄我呀。你这个老狯,我算服你啦,真的也
罢假的也罢,反正丫头病好了我就认啦。(交
镯)快给三小送去吧!(兰上)兰香,快给你
二大妈装烟。
二大妈 (说)这袋喜烟抽的可真不容易呀。
兰 香 (倒递烟袋)二大妈别抽了,快走吧!
二大妈 (说)哟!这小没良心的,过河就拆桥,还撵
上了,今晚不走了(坐下)在这住啦。
兰 香 (说)二大妈呀,夜长梦可多呀!
二大妈 (笑)小人不大,心眼真多。好!
(念)手镯为媒去订婚,
兰 香 (念)盼望早去早回音,
二 婶 (念)灯花报喜喜临门,
三人合 (念)单等喜车来迎亲。



——剧 终

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丫头:对姑娘亲昵的称呼。
② 菱花:镜子,古代以铜为镜。
③ 蝎虎:历害。
④ 幔帐:过去农村结婚时,不管住里个屋,还是南北炕为
了方便都持幔帐。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