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包公赔情》(3)辽源红旗剧场经典正戏 吉忠利 徐秀丽(北派唱腔) - 吉忠利

该专辑已经被 14686 人次关注 专辑:吉忠利
diantang2011-10-24发布 已经有1870次观看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雅俗共赏,辽源红旗剧场曲艺厅上演经典东北二人转正戏《包公赔情》(3)表演者:吉忠利 徐秀丽(北派唱腔)
【包公戏】大多数来源於明代的《包公传》以及民间版本的传说,这些包公戏在二人转传统剧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包公赔情是包公戏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剧目,主要讲述的是包公陈州放粮铡了贪赃枉法的侄儿包勉,回府后向嫂子王凤英请罪,王凤英闻知小儿包勉被铡以后勃然大怒要杀包公。包公跪地求情,王凤英诉功扒短,将以往的抚养包公的经过,后来王凤英顾全大局饶恕包公。本戏以情字贯穿始终,催人泪下。本戏乡土气息浓郁,把东北民间的丧葬习俗演唱的声情并茂。很多观众对其中的扒短段和丧俗篇百听不厌,本戏唱腔用[红柳子]一盘到底。虽然此剧目比较长,但二人转演员都爱学,爱演唱,所以此剧流传十分广泛。可谓妇孺皆知。

二人转《包公赔情》唱词
女:三口铜铡呀放光明
男:表一表倒坐南衙黑脸包公啊
女:金殿之啊上啊领圣旨
男:陈州放啊粮啊理民情
女:十里啊长亭啊扎公馆
男:文武啊百官都来饯行
女:八大朝臣哪都来把行饯呐
男:侄儿包勉哪他也来饯行呐
女:小包勉说了贪赃枉法的话
男:一怒将他祭铡星
女:陈州放粮暂且不能走哇
男:我给老嫂去赔情啊
女:灵车就呀在头前走啊,包相爷在后面不住行哇,为什么不骑马来他也不坐轿啊
男:只因为铡了侄儿没有功啊,包相爷推动灵车来的好快,府门不远面前迎,我不用禀来也不用报,自己就一人把堂楼登啊,我见到老恩嫂深施一礼,尊一声老嫂子你是听啊,三弟放粮我还没走,回府来给您老问安宁
女:王凤英欠身离了座,三弟你落座把话明,我打发你的侄儿给你把行饯,为什么不见包勉我的那小娇生啊
男:我怕她问来她偏问呐怕她打听她偏打听,嫂嫂你不能饯行也就罢了,不该打发包勉给我饯行啊,只因他说了贪赃枉法的话,一怒间铜铡以下把他的命来坑啊
女:三弟你莫非玩笑话,难道说你的侄儿我疼你不疼啊
男:嫂嫂若是不相信啊他的灵柩现在二堂停啊,叫老张头前带路啊
女:后跟相爷王凤英
男:一前一后来的快,二堂不远面前迎,老张我搓开了棺椁盖,我请太太你看分明啊
女:我手扶棺椁往里看,果然我儿死尸扔,哎呀一声罢了我咕咚栽倒地溜平
男:哎呀一声说不好吓坏相爷黑包公,走到近前忙跪倒口尊老嫂你是听啊,醒来吧呀醒来吧,多转阳间少归阴城
女:王凤英刚才走的呀阳间大路哇,是怎么转眼之间来在了阴城啊,这阴间路上啊倒有这灯两盏,一盏暗来啊还有一盏明啊,这明灯照的是啊阳间大路啊,暗灯照的是啊阴世三城啊,我顺着双灯啊往前行走,大小二鬼禀告一声啊,阎王爷命判官打开这个生死薄啊,看一看王凤英寿活还有十八冬啊,阴间不留屈死鬼,打发二鬼送她回阳城,王凤英糊糊悠悠往前行走哇啊,忽听得耳旁有了人声啊,我强打精神睁开了眼哪啊,看见了狠心的三弟跪在呀地溜平哎,叫了声狠心的三弟搀我一把呀
男:包相爷不消停搀起来我老嫂子站在溜平啊
女:三弟你铡你的侄儿当之怎讲啊,咋不想想嫂嫂带你何等的恩情,叫了声狠心的三弟一旁站个稳,你听一听老嫂子诉一诉当年的功,像人家娘怀儿都是十个月满呀,老婆母怀三弟你整整三冬,三冬三年三十七个月呀,有一个闰月年三弟降生,三弟下生占了三个癸呀,癸年癸月癸时辰生,三弟你生下来就不像个人模样啊,半拉脸黑来半拉脸青,我的公爹说三弟你活就是活不了,老婆母说三弟你是个妖精,赏给你一领芦席三道草绕啊,把你扔至在后花园的养鱼坑,也是命大三弟你不该死,斗大荷叶托住你地身形,三弟你大哭三声惊动了天和地呀啊,你小哭三声嫂嫂我知情,捋顺声音把你找,一找找至在花园的养鱼坑,我把三弟捞上了沿呀啊,轻轻放在了地溜平,打开芦席还有三道绕我把你亲亲热热抱在怀中,我有心把你送到婆母地前庭去,我怕的是公爹婆母二次把你来扔啊,无奈何把三弟抱你到我的堂楼上啊,我背着公爹婆母把你来侍奉三弟呀啊,为了你饿死你侄女她是小桂姐呀啊,正赶上你侄儿包勉他又降生,你的长兄下世早我生包勉是个梦生,左边啦奶着你的侄儿小包勉右边啦奶着你这黑包公,一个人的乳汁怎么能够叔侄两个用啊,嚼脯子累的嫂嫂牙根都疼,三弟你生来爱尿炕啊,嫂嫂为你把尿窝子腾,我说此话三弟不信,嫂嫂我如今落个腰腿都疼,三弟你生来好吵夜是嫂嫂抱你到外面前去数数星星,数到了旁的星星三弟你都没乐,数到了文曲星你咯喽喽乐出声,嫂嫂在当时就明白了,知道三弟你后来能有官星,你一岁两岁嫂嫂我的怀中抱,你三岁四岁没离我身形,五六岁上你贪玩耍大街上遇见别人小顽童,别人家的小孩他把你骂骂你是有娘无父准是一个姑娘生,三弟你哭哭啼啼跑回我的堂楼上手搬着炕沿你打过能能,手搬着炕沿你上不去炕啊你管我叫亲妈说啥我也没答应啊,至那日我对三弟说了真情话呀啊,咱二人才把叔嫂相称,三弟你长到了七八岁上啊,是嫂嫂叫个书馆把你来供,请来了旁的先生我放心不下啊请来了王苞娘家大长兄,三弟你念书念到龙虎之日啊,正赶上大笔之年开了考棚,三弟你一心进京前去科考,我打发你侄儿包勉给你当书童,也是你三篇文章做的好啊,宋主爷亲笔点你状元红,你刚插宫花去游贡院,吓坏西宫娘娘庞梓潼,她言说你五官不正怎么能够把官做呀,状元爷你被贬成一个七品卿啊,三弟你初任定远县,小官不大你理案清,大堂审过玻璃叶赖蛤蟆告状你审问水坑乌盆告状拿赵大,黑驴子告状你撵旋风,一撵撵到关王庙在死人头上断出钢钉,宋主爷看你做官清如水来明如镜金銮宝殿把你封,金殿赐你三杯酒,三弟你酒后无德耍酒疯,大街以上砸鸾驾,吓坏西宫娘娘庞秀英,夜晚龙床奏一本,丢官罢职把你就撵出京,三弟你丢官罢职来回不理,相国寺里没落发去修行,正赶上陈州遭了荒旱连旱三年没收成,陈州反了四大国舅,连环战表就打进京,宋主爷这时才想起了你,刷道圣旨把三弟你调进了京,他封你官复原职三弟你闲官小,你言说官小调不动兵,宋主闻听哈哈笑,爱卿尽管去出京,我封你先斩后奏权职大,放粮回来准高升。三弟你头次放粮出京去破瓦寒窑理正宫,太后还朝心欢喜,金銮宝殿打昏龙,打龙袍太后看你智谋勇,金銮殿上把你封,封你御儿干殿下代管六院和三宫,宋主爷又封你三口铜铡两口剑代管满朝文武卿,三宫六院归你管宋主头上管三层,宋主爷又封你八员上将,八员上将都有名,有张龙和赵虎,有李贵和娄青,王朝马汉两员将,还有吴子和燕英,四员将上山能擒虎,四员将入海擒蛟龙,擒龙擒虎八员上将三弟你陈州放粮怎么能够不成功啊?陈州又二次遭了荒旱,你二次放粮又出京啊,十里长亭扎公馆文武百官都去饯行,嫂嫂有心于你把行饯,最可恨妇道人能说不能行,无奈何打发你的侄儿去于你把行饯,最不该把你的侄儿祭铡星啊,就算是你的侄儿说错了话也不该叫恩嫂断了后承啊,你的铜铡宋主给我的宝剑老主封,铜铡铡人不偿命我的宝剑铡人不把命来顶,说着恼道着怒,忙把镇宅宝剑拿在我的手中,照着黑头往下砍
男:呀,吓坏相爷黑包公啊,走到近前我就忙跪倒虎腕就把残腕擎,恩嫂啊,尊恩嫂残腕擎住无情的剑啊,你听听三弟我诉诉下情啊,恩嫂啊
女:黑贼啊,今天我一宝剑我把你来铡死啊,叫你到阴曹地府在去诉下情啊
男:老嫂子你斩了三弟我就如同断棵草啊,怎不念宋主江山锦绣江宏,宋氏江山千斤重三弟担着八百零啊,你一剑费了我啊三弟我的命呀,宋主爷的万里江山就算白扔啊 ,老嫂啊
女:摸摸你的黑头还在不在啊,还念的什么宋主情,今天我一宝剑把你来斩死啊,我看看大宋的江山能不能扔,黑贼啊
男:恩嫂啊,你纵然想杀三弟请你等一等,你听三弟我诉诉下情,三弟我在这五凤楼上领下了圣旨啊,就应该陈州放粮立刻起程,悔不该在十里长亭扎下了公馆啊,文武啊百官们都来饯行,年兄年弟把行饯,嫂嫂你堂楼得知情啊,你年迈苍苍啊不来三弟我不怪呀啊,最不该打发冤家给我饯行啊,那包勉进芦棚先说好话,说着说着是话改更啊,他言说我三叔做了几年南衙开封府啊,那银子搂了足有几万封啊,他盖上了九十九间金銮殿,这八十八间卧龙厅,我三叔明做的是南衙开封府啊,地穴中暗藏十万铁甲兵,单等八月中秋后带领着人马杀进京,他开刀先杀那宋王天子啊,我保你三叔他好把基登啊,老嫂啊,小冤家说的本是造反的话啊按律就该问斩刑啊,满朝文武低头不语,司马那刘文晋他哼了一声上前他拉住了我的手要和我到金殿见朝廷,三弟万般我出于这无急耐,这才把小冤家上了绑绳,从清晨绑到晌午过那有一个人来讲情,别说没有人把情讲啊天空的那小鸟儿啊它也没鸣,哪管是小鸟啊它在空中叫啊,我也说它是我的侄儿来了救命星,那铜铡没拜它自己就起啊,噶蹦蹦三道金箍六下崩,无奈何铡了侄儿小包勉哪啊,三弟我是把抓柔肠肺腑都疼啊,我知道老嫂子就这么一个子啊,我让老嫂子你断了后承啊,谁让我昨天斩了人家八员将,贪赃枉法我都没容,莫非说咱们该活人家都该死啊,做官的要不正了难把那黎民清啊,老嫂子啊
女:今天你地宝剑把我来斩死啊,也算你包黑子做官清,多亏那宋主皇爷封你的官职小啊,官要是大了啊你敢杀朝廷啊,黑贼啊
男:老嫂子啊不敢不敢我可不敢,不能不能万不能啊,单等三弟陈州放粮回朝转哪啊,多求宋主有道龙啊,宋主准了三弟本给恩嫂修上一座养老宫啊,到那时嫂嫂搬进养老宫院去呀,我保你荣华富贵永远都不受穷啊恩嫂啊
女:荣华富贵啊嫂嫂我不恋啊,我愿意跟我的娇儿受贫穷,我叫你把命顶啊黑贼啊
男:老嫂啊,小包勉铜铡以下废了命啊,人要是死了哪能复生啊,嫂嫂你老请把宽心来放,你就当我是你儿小亲生啊老嫂子啊
女:三弟你怎么能当我的亲生子啊,常言道搁层肚皮还差一层啊,黑贼啊
男:老嫂啊,不看金面你看佛面不看鱼情看水情啊,纵然是金佛鱼水嫂子你都不看,看一看我早年下世的亲大长兄,我的长兄你也不看,看一看从小时你带我擦屎裹尿那些个功啊,人都说拉帮人拉帮到底呀啊,嫂嫂你半途而废白搭工啊老嫂子啊
女:只成想拉帮你成人长大呀啊,没成想拉帮一个狠毒的虫啊黑贼啊
男:哀告半天不中用啊,我地老嫂全当耳旁风,尊恩嫂你等一等你等我进进孝来进进忠,包相爷眼望着九龙庭落下了泪呀,哭一声宋主城的那位有道龙啊,老嫂你宝剑下我要废了命啊,何人能陈州放粮去理民情啊,眼望着包家祖坟磕了头三个呀啊,也算我进了孝又算进了忠啊,眼望着天波府磕了头三个,哭声干娘长寿星来吧来吧你可快来吧呀你给干儿讲个人情,你早来一时还能相见晚来一时见不成,哭罢多时虎牙咬虎牙一咬心一横,人活百岁也是死不如早死早托生,忙把黑头递过去,老嫂子你宝剑下去积点阴功啊恩嫂啊
女:只哀告得王凤英心慈面软啊,低下头来打消停,常言道人要是服软就算是拉倒吧,赶尽杀绝理不公,想到此残腕擎不住无情的剑仓琅琅丢在了地溜平,叫三弟你自己起,想叫我掺三弟你万想不能啊三弟啊
男:老嫂子啊,不用老嫂相掺三弟我自己起啊,我多谢恩嫂你不斩之情
女:并非是老嫂嫂不把你来斩,我敬你为国为民一片赤情,三弟你往嫂嫂我的那个头上看,黄土埋了好几层,像我这鳏寡孤独就算是白拉倒,到后来道死道埋路死路扔啊
男:老嫂子啊,老嫂你请把你老宽心放下啊,久以后我能于你养老送终
女:倘若是老嫂嫂想我的娇儿身得重病,谁能大街之上去给我请先生,医生请到这堂楼上拉着胳膊把脉平,先生临走要是扔下了药,煎汤呐熬药啊谁能够把我侍奉啊?三弟啊
男:老嫂子啊,嫂嫂你想包勉倘若身得病,三弟我到大街请先生,先生请到嫂嫂堂楼上拉耳枕把脉平,先生要临走扔下了药啊,煎汤了熬药了三弟我来侍奉啊,恩嫂啊
女:倘若是老嫂嫂西天而去啊,谁能够搭个拍子把我来停?在灵头谁能给我供上这样一碗倒头饭啊?上插三根棉花绒,谁给我蒙上这张蒙脸纸?压口铜钱就往口内扔啊,绊手丝绊脚丝谁能够给我绊?在两手谁给我攥上打狗干粮?谁能够头戴着白来他身穿着孝腰中紧系着紧麻绳?亲戚朋友来吊孝,谁能够跪在我的灵堂给我来陪灵啊?三弟啊
男:老嫂啊,倘若是老嫂应天而去,三弟我扎个拍子将你来停,拌脚丝绊手丝三弟给你绊啊,拿个米碟压前胸,做上那半生半熟那叫倒头饭,上插三根棉花绒,咽口金钱含口内,脸上就把蒙脸纸蒙啊,左手握着打狗的棍啊右手攥着打狗干粮,头身穿白来头戴孝,腰系本是小绦绳,三亲们六友们前来吊孝我跪在灵前给你陪灵,我能够亲妈亲妈唤你三声啊 ,恩嫂啊
女:三天那之后啊走马来入殓啊,谁能够倒拉埽埽拖我的魂灵?六圈六拖走上几趟一步一个瑶池路登,有谁生起无情大火,把纸人纸马火堆扔啊?有谁能拿起扁担就把那板凳上冲着那西南大路给我指指明,西南倒有那三条路,你让老嫂嫂我倒往那哪路行?三弟啊
男:恩嫂啊,小庙上的浆水三弟给你送啊,倒拉埽埽拖你魂灵,将你拖到土地庙左三圈右三层,左转三圈亲妈叫右转三圈亲妈疼,落忙的要点起来无情火,纸人纸马我火中扔,我拿着扁担就把板凳上啊西南大路指指明,西南本是三条路,嫂子你可要记清啊,别走西别走东千千万万你走当中,一步一个就把瑶池路登千万你可别蒙老嫂子啊
女:谁能够大街以上去把棺椁买呀啊?寿料本是黄花松,把棺椁买到这个开封府,请一个画匠师傅就把这个颜色蒙,木匠师傅来杀扣,谁能够喊嫂嫂东西躲钉啊
男:恩嫂啊,倘若是嫂嫂你归天而去呀啊,三弟我给你搭一个大灵棚,是高搭灵棚一丈二周围的都用小纱蒙,灵棚前边还有副对,这副对联写的精啊,上一联:化身归地府,下联:托你回天宫,横批上贴写四个字:与世长辞写当中啊,长街上给你买口白茬棺椁,请个画匠把色蒙,左画犀牛来望月,右画海马能腾空,前边画的本是羚羊子,有副对联写其中,上一联:金童前引路,下联:玉女送西行,灵堂上写着五个字:王凤英之位写在当中,脚地下画的本是莲花一朵,让嫂嫂你脚踩莲花早点托生啊,天过午时要入殓,拉领芦席就把太阳蒙,我抱你的脑袋放在棺椁以内,我在给老嫂子开开光明,唱东升改江洋,我给嫂嫂开开光,开眼光你瞅八方,开心光亮堂堂,开手光抓钱粮,开脚光登天堂,唱江洋我还东升,给嫂子你陪灵,请一个木匠师傅前来杀扣啊,我跪在灵前呼喊东西躲钉,别碰见你的眼睛再闹个独眼龙啊老嫂子啊
女:单等那三期二期起灵走,谁能够在前边拉着这根老丧绳,这三十二杠谁来抬头一杠?卖路纸钱谁能扔?那个灵头幡谁给打?摔丧盆子谁能高高扔?谁给我抬到包家的老坟上深深挖上一个黄土坑?常言道宽打墓子深打井中间扒拉出两条土龙,棺椁下去要是不平正四个馒头四角来垫平,阴阳先生来拨正这三锹黄沙啊谁能够头先扔啊三弟啊
男:恩嫂啊,倘若是二十一天起灵要走啊,三弟我拉着那根老丧绳,三十二杠抬头杠卖路纸钱我来扔,引魂的幡来三弟我扛,一步一个头磕到包家老坟茔,宽打墓子深打井在里边扒拉上两条土龙,四个犄角把馒头垫五谷杂粮当中扔,下葬时阴阳师傅拨拨正啊,头三锹黄沙三弟我先扔陪个大坟茔啊老嫂子啊
女:谁能够陪嫂嫂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三十五日,逢年过节给我上坟茔,三月清明去插柳七月十五送佛灯,冬月初一谁把寒衣送?正月十五谁来送灯把灯送到嫂嫂的坟上?省得我坟前坟后黑不隆冬啊三弟啊
男:我的老嫂子,我守你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三十五日,按照鬼年鬼节给你去上坟茔,三月清明坟前去插柳七月十五把纸钱升,十月初一把寒衣送正月十五给你送灯啊,白面灯是银灯黄面灯是金灯荞面灯是铁灯,坟前灯坟后灯坟左灯坟右灯,嫂嫂你嫌这灯还不亮你等到十九世纪我给你拉电灯啊
女:谁能够守孝守到三年满啊?谁能在包家宗谱上添上我的名啊写上嫂嫂叫王凤英?你有这儿孙后代管我怎么称啊?三弟啊
男:老恩嫂啊我守孝守你三年满啊,包家宗谱写上你的名嫂嫂叫王凤英啊,我再有那儿孙后代管你就叫老祖宗啊你说这还中不中啊?恩嫂啊
女:这分班大事都应下啊嫂嫂还有事一宗啊,那想当初宋主爷赐给我八宝金鞍和玉颤哪,谁能够驮着我到八宝龙 楼前去见主公?眼前要有包勉在这个事情我儿应
男:老祖赐给你金鞍颤三弟我驮你到八宝龙楼见主公
女:你说此话我不信,当着面我要誓应
男:要誓应就誓应叫声老张你是听啊快快备上金鞍颤给太太报报恩情啊
女:老张说声我不敢哪有奴俾备主公
男:让你备来你就备,给你太太好报恩情,老张我备完了金鞍玉颤一旁站,看看叔嫂怎样实行啊
女:王凤英我这里抬头看啊,我打量三弟黑包公啊,看刚才还像国家大臣的模样,备上鞍颤好似哑巴的畜生啊,王凤英走到跟前我把嚼环拢,忽听得三弟哼了一声啊,三弟你不用把哎声打呀,嫂嫂我自从史来比你聪明啊,我有心骑着你金鸾宝殿走啊,对不起当朝那有道龙啊,我有心骑着你天波杨府走啊,对不起你的干娘长寿星啊,我有心骑着你包家老坟去啊,对不起你的爹爹我的那个老公公啊,无奈照着三弟抽了三板就当是报了嫂嫂。。的恩情,王凤英打了干板不要紧啊忽听得空中人魔声,王凤英这里回头看,见一个黑虎早空中,这黑虎开口吐人语,叫了声三从四德王凤英,你当你儿他是哪一个呀?他是上方祭铡星,你当你是哪一个?你是上方奎柏星,你当你的三弟他是哪一个?他是上方文曲星,你抚他三板不要紧,损你阳寿整十冬,黑虎说罢扬长去,王凤英听后胆战又心惊,叫老张去掉你家相爷八宝金鞍和玉颤,紫铜大铁压的他啊心口疼啊
男:老张卸罢了金鞍颤,看他叔嫂怎样行?
女:叫声三弟你自己起,让我搀你万不能
男:不用嫂嫂你搀我自己起呀,多谢老嫂不骑之情啊,出言我把老张来叫,快快满过酒一盅啊,忙将酒杯我接在手,尊声老嫂你是听啊,三弟敬你这一杯酒,光兴吃来莫要推盅啊,双手捧杯我递过去
女:王凤英将把酒杯接在我的手,三弟敬酒为何事?
男:一来报恩二来赔情
女:王凤英我有心吃了这背酒三弟笑我不聪明,有心不吃这杯酒冷落三弟敬酒情,将酒不吃抛在地,三弟面前抱干盅啊,回过身来忙吩咐,叫声老张大院公啊,快快斟上三杯酒我给三弟压压惊啊,王凤英将把酒杯递过去
男:包相爷酒杯接在手中,问老嫂敬酒是为何意?
女:铡你侄儿正正
男:嫂嫂休说那俏皮话,臊人倒比打人疼,我有心饮了他这杯酒嫂嫂笑我不太聪明,我有心不饮她这杯酒,冷待了嫂嫂敬酒之情,将酒不饮吞在了袍袖,嫂嫂面前高高扬盅啊,嫂嫂还有这什么吩咐啊?说出来千八百件我都愿应啊
女:三般大事都应下嫂嫂还有事一宗啊,我问你老嫂比母谁留下?小叔为儿谁愿应?
男:老嫂比母嫂子你留下,小叔为儿我愿应
女:你说此话我不信,当着面我要证凭
男:要证凭写证凭,文房四宝拿在手中,上写拜上我就多拜上,拜上买卖与庄农,老嫂比母是夫人留下,小叔为儿相爷应啊,哪个尊了我的令开封府内领银铜,哪个违了我的令乱棍打死扔在大坑,刷刷点点写完毕,开封府大印印在当中,急忙放下了逍遥管,叫一声老嫂子叫你是听啊,嫂嫂你还有什么话,要没事陈州放粮我要起程
女:三弟陈州把粮放嫂嫂话语记心中,一路上公正买来公正卖不许欺压百姓众庄农,哪个欺压庄农汉啊,看看与你侄儿一样腥,王凤英嘱咐完毕往回走路过我儿死尸亭,将心一横拉倒吧,就算我没养来你没生,王凤英哭哭啼啼把楼上啊
男:再表相爷黑包公,老虎娓窝上了觉,惊天动地炮三声,包公陈州把粮放,下回五鼠闹东京。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