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回杯记》另一版本的名家经典拉场戏 韩子平 郑淑云 杨宏伟 - 二人转拉场戏

该专辑已经被 164519 人次关注 专辑:二人转拉场戏
diantang2011-10-25发布 已经有23521次观看
二人转网(www.errenzhuan.cc)简介:超经典东北二人转正戏拉场戏《回杯记》表演者:韩子平 郑淑云 杨宏伟
另一个版本的《回杯记》是另一种经典,经典的东西永远都不过时!太喜欢韩子平了,对于二人转的发扬光大韩老师真的是功不可没,祝愿韩老师艺术生命永远常青。

拉场戏《回杯记》唱词
人物 王二姐 张廷秀 春红

[王二姐上。
王二姐 (念)独坐绣楼阁
思想张二哥。
[归坐。
(念)一只孤雁往南飞,
一阵凄凉一阵悲。
雁飞南北知寒暑,
二哥赶考不见回。
(说)我王二姐,许配张廷秀为妻,二哥赶
考,一去六年未回,思想起来好苦哇!
[红柳子]
王二姐坐绣楼泪盈盈,
思想起二哥张家相公。
二哥赶考六年整,
书没捎来信没通。
想的二姐无主意,
手扶楼门望南京。
南边来个骑马汉,
头戴乌纱身穿蟒龙。
从远看好象二哥张廷秀,
乐得我慌忙下楼去接迎。
冲着那人摆摆手,
那个人扬鞭催马奔正东。
小丫环楼上咯咯笑,
臊得我小脸蛋粉嘟噜的红。
听说父亲把我又另聘,
许配给西门外苏大相公。
我的主意早拿定,
誓死我也不应从。
越思越想越没路,
不如一死归阴城。
用手打开描金柜,
三尺白绫拿手中。
系个扣儿冰盘大,
里面阴城外面阳城。
桃花粉面递过去,
手也刨来脚也登。
二姐这里要上吊-------
[春红上。
春 红 从楼下跑来我小春红。(锁板)
(说)二姑你咋的了,怎么寻死上吊的?
王二姐 (说)咳!丫环哪,你二姑老爷南京赶考,一
去六年未回,死活不明;员外又把我许配苏大
公子,眼看喜期就到,我死也不能嫁他。
春 红 (说)你看我们小姐想二姑老爷想的。哎!我
给她道个喜儿吧。二姑哇,你大喜啦!
王二姐 (说)二姑我愁还愁不过来呢,哪来的喜呀?
春 红 (说)今天是老员外寿诞之日,亲戚朋友都来
拜寿,员外喜,太太喜,二姑你就不喜?
王二姐 (说)想我父寿诞之日是,年年都有,员外喜,
太太喜,这算不了什么,我不喜。
春 红 (说)哎呀!头宗喜,她不喜,我再给她道二
宗喜。二姑哇,你又大喜啦。
王二姐 (说)我怎么又大喜啦?
春 红 (说)我那赵大姑老爷得官回家来了!今日
大街夸官,唱的对台大戏,人千马万。人家都
喜,二姑你不喜?
王二姐 (说)我与越囊仇深似海,他夸他的狗官,我
的喜从何来?
春 红 (说)二宗喜,她也不喜,我给她道个忧吧。
二姑哇,你可忧啦!
王二姐 (说)我怎么忧啦?
春 红 (说)赵大姑老爷说我二姑老爷命丧南京了。
王二姐 (说)丫环哪,此话当真?
春 红 (说)当真。
王二姐 (说)果然?
春 红 (说)果然。
王二姐 (说)罢了!我那不见面的夫哇!
春 红 (说)你看我二姑,又哭了。二姑哇,你又大
喜了!
王二姐 (说)死丫头,我怎么又喜了?
春 红 (说)员外把我另聘了,你不喜吗?
王二姐 (说)你说什么?
春 红 (说)员外把你聘给西门外苏大公子了。
姑,告诉你吧,张廷秀张姑老爷回来了。
王二姐 (说)你二姑老爷当真回来了?他是做官回来
的?还是为宦回来的?
春 红 (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别的你不问,先问做
官为宦。你是吃那官,你是嚼那官?
王二姐 (说)好厉害的嘴!我问你,他头戴什么?身
穿什么?腰扎什么?足登什么?手拿什么?
春 红 (旁说)我可能说我二姑老爷要饭啦 我得
糊弄糊弄她。 (向王二姐)二姑哇,让我说,
我说不上来,我就给你打个比方吧,我看他头
戴一顶老创床子①。
王二姐 (说)那是纱帽。
春 红 (说)那一个帽子是客,两个帽子是鳖,仨帽
子那是啥呀?
王二姐 (说)是纱帽。
春 红 (说)纱帽纱帽纱帽。他身上穿着一件老道
袍。
王二姐 (说)那是蟒袍。
春 红 (说)饭舀子嘛,你说马勺。
王二姐 (说)蟒袍。
春 红 (说)发水嘛,你说涨潮。
王二姐 (说)蟒袍。
春 红 (说)华容道②嘛,你说挡曹。
王二姐 (说)蟒袍。
春 红 (说)蟒袍蟒袍蟒袍。我二姑老爷前面补个枕
头顶③,后面钉个灶王爷。
王二姐 (说)那是谱子。
春 红 (说)肝花嘛,你说肚子。
王二姐 (说)谱子。
春 红 (说)拳头嘛,你说杵子④。
王二姐 (说)谱子。
春 红 (说)鸡蛋糕嘛,你说卤子⑤。
王二姐 (说)谱子。
春 红 (说)小锅子嘛,你说鼔子⑥。
王二姐 (说)谱子。
春 红 (说)谱子谱子谱子。二姑老爷腰上扎个老牛鞧⑦。
王二姐 (说)那叫玉带。
春 红 (说)大挑⑧吧,还肚带⑨呢。
王二姐 (说)玉带。
春 红 (说)猴嘛,你说古怪。
王二姐 (说)玉带。
春 红 (说)真偷嘛,你说诬赖。
王二姐 (说)玉带。
春 红 (说)胖嘛,你说富态⑩。
王二姐 (说)玉带。
春 红 (说)玉带玉带玉带。我二姑老爷脚上穿个镰刀鞘。
王二姐 (说)那叫朝靴。
春 红 (说)我摸一把响干响干⑾的,哪是潮靴呀。
王二姐 (说)是上朝下朝穿的朝靴。
春 红 (说)朝靴朝靴朝靴。我二姑老爷手里还拿着个簸箕舌头。
王二姐 (说)那叫笏板。
春 红 (说)还五板呢,三板就把你出叫来。
王二姐 (说)笏板。
春 红 (说)你有虎胆,能让黑瞎子⑿撵得直蹽?
王二姐 (说)是面君用的象牙笏板。
春 红 (说)笏板笏板笏板。
王二姐 (说)他手里还拿啥了?
春 红(说)他左手拿个笏棍,右手拿个笏罐,分春为四季,春天一边走一边唱;到冬天就不唱了,一边走一边抖擞,到门口就气招呼大爷大奶帮帮吧!
王二姐 (说)丫环哪,你这一说我明白了,他是要饭了。要饭也罢,你周济我们夫妻见一面吧。
春 红 (说)这回用着我了,人家用你的时候可难啦。衣服破了,要条线都不给。
王二姐 (说)这回你周济我们夫妻见一面,要啥给啥。
春 红 (说)那我可就要了。
(数板)叫二姑,一旁站,
听我丫环要一遍。
我要你一匹绸子两匹缎,
一包针,两条线。
三碗羹汤四碗面,
外加五个咸鸭蛋。
给这些东西我就去,
没这些东西我不干。
王二姐 (说)丫环哪,你要少了。
春 红 (说)那我再重要。
王二姐 (说)重要不好使了,咱们走着唠吧。
[红柳子]
春 红 丫环我就在头前走,
王二姐 后跟小姐王兰英。
春 红 一前一后把楼下,
王二姐 下了八五一十三层。
春 红 穿宅越院来得快,
王二姐 花园不远面前迎。 (锁板)
(说)丫环你看,花园门还锁着呢。
春 红 (说)那我回去取钥匙去吧。
王二姐 (说)你快点回来。
春 红 (说)慢不了,得两个时辰吧。
王二姐 (说)那不什么事都耽误了,让员外知道,就不得了啦。
春 红 (说)那怎么办哪?
王二姐 (说)有了。锁头本姓嘎,就怕鞋底打,你脱鞋吧。
春 红 (说)为谁的事啊?我才不脱呢,还是你脱吧。
王二姐 (说)我不是千金小姐嘛。
春 红 (说)那我还是万金丫环呢。
王二姐 (说)春红,你看咱家芦花大母鸡,飞到天上去了!(春红抬头一望,王二姐把春红鞋扒了下来)
春 红 (说)哎呀,二姑真坏!(春红拿鞋打锁)上打三簧锁。
王二姐 (说)下打锁簧开。
春 红 (说)开开门儿,
王二姐 (说)走进人儿,回手用闩插上门儿。
春 红 (说)二姑哇,还有我呢。
王二姐 (说)你回去吧。
春 红(说)二姑哇,东方亮下雪—明白了。到花园里,你成他的妻,他成你的夫,车胎子⒀离不开撩套箍⒁。姐俩去上庙,一对搭拉梳⒂;哥俩吹喇叭,一对呜哇呜;山猫碰家鼠⒃,一对红眼珠。我小丫环好有一比呀。
王二姐 (说)比作何来?
春 红 (说)好比车道沟里的石头,碍你们的路啦。咱回楼去了。
[春红下。
[红柳子]
王二姐 门外走了小春红,
这里喜坏了王兰英。
我一进花园留神看,
却为何不见张相公?
不用人说知道了,
该死的丫环把我胡弄。
手分花枝往前走,
面前闪出来水阁凉亭。
二姐我路过荼蘼架—
[张廷秀上。咳嗽。
王二姐 忽听得有人咳嗽一声。
王二姐这里留神看,
荼蘼架闪出来花子穷。
开花大帽头上戴,
身穿破袄补着补钉。
腰中扎着稻草绕,
打板破鞋麻绳钉。
左手拎着黄瓷瓦罐,
打狗木棍右手擎。
看前影好似二哥张廷秀,
看后影好象二哥张相公。
有心上前把他认,
错认了花子了不成。
二姐生来胆量小,
战战兢兢问了一声。(锁板)
(说)我说小花子。
张廷秀 (说)酱黄瓜吧,还瓜子呢。
王二姐 (说)花子。
张廷秀 (说)耙子呢,还杈子。
王二姐 (说)花子。
张廷秀 (说)压地磙子呢,还拉子。
王二姐 (说)花子花子花子。
张廷秀 (说)我花你一吊了,还是花你八百了?
王二姐 (说)你是干啥的?
张廷秀 (说)要饭的。大奶奶,你帮帮吧。
王二姐 (说)你眼睛瞎呀?你没看我多大岁数。
张廷秀 (说)小姑奶奶,你帮帮我吧。
王二姐 (说)你没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要饭。
张廷秀 (说)什么地方?
王二姐 (说)你往上看!
张廷秀 (说)棺材板。
王二姐 (说)那叫金字牌匾。你再往下看!
张廷秀 (说)大场院。
王二姐 (说)那叫王府花园。
张廷秀 (说)漫说你王府花园,就是金銮宝殿,我也乐意来就来,乐意走就走,没的挡穿爷我的。
王二姐 (说)你是要饭的,我给你指条明路。
张廷秀 (说)我也没死,你给我指啥明路。
王二姐 (说)我给你指条要饭的路。
张廷秀 (说)上哪去要?
王二姐 (说)你没听说嘛,大街以上,哄哄乱嚷,赵囊夸官任职,大办酒席。花子去了赏给铜钱二百,烧酒两壶,你上那要去。
张廷秀 (说)千里扛猪槽子—喂(为)的是谁呀?
王二姐 (说)为谁呀?
张廷秀 (说)为的就是你。
王二姐 (说)为我?你有话就说。
张廷秀 (说)花亭里有座没有?
王二姐 (说)有座。
张廷秀 (说)你落座,你听穷爷我曰了。
王二姐 (说)去去去,你到外面吐去。
张廷秀 (说)哎呀!还是王府小姐呢,连个曰都不懂。曰,就是说。
[穷棒子]
张廷秀未从说话身打一躬,
口尊声恩妹你是听。
我问声岳父岳母可安好?
三叔三婶可安宁?
咱家大姐她可好?
二妹你身体可旺兴?
你休当我是花儿乞丐,
我是你二哥转回家中。
[红柳子]
王二姐 你管我父母好不好,
你管我三叔三婶安宁不安宁。
你管我大姐好不好,
你管我身体旺兴不旺兴。
你若是我二哥回家转,
你头上可有铁证凭?
麻子不叫麻子那叫朝王伞,
背膀斜担两条龙。
眼前若有证凭在,
认你二哥回家中。
眼前没有证凭在,
想要认你万不能。
张廷秀 闻听二妹把证凭要,
低下头来暗叮咛。
有心要把麻子露,
恐怕给我走了风。
有心不把麻子露,
访不出她家的大事情。
我把这开花破帽挺三挺,
口叫二妹看分明。
王二姐 二姐这里留神看,
果然真有铁证凭。
说他不是我二哥回家转,
为何他有铁证凭。
低头一想有有有,
我何不盘问当初的大事情。(锁板)
(说)你是我二哥也罢,不是我二哥也罢,你若能把从前你家中大事,说个字字相投,我就认你。若有一言不对,你就滚出去。
张廷秀 (说)我赶考去了六年多,若有一言半语说不对,你能担待?
王二姐 (说)能担待。
张廷秀 (说)那我就说说。
[穷棒子]
叫二妹稳坐观花亭,
叫二哥表一表当初大事情。
想当初我家不在苏州住,
家住山西县洪洞。
皆因为洪洞县遭了荒旱,
旱涝三年没收成。
头一年荒旱没下雨,
二一年五月端阳起蝗虫。
第三年三月十八下的透雨,
王二姐 (说)种地时候下雨,那还不好嘛。
张廷秀 直下到八月十五天才晴。
下的是沟满壕平一片水,
黎民百姓都发蒙。
头等人家卖骡马,
二等人家卖土地变贫穷。
三等人家没啥卖,
折卖人口度残生。
若依着我狠心的爹爹把我卖,
我的母亲她老心疼。
万般出在无计奈,
逃荒遘奔苏州城。
我父推着挎车子走,
我母亲在前头拉纤绳。
二哥我挎着一个柳罐斗,
啥也没有溜溜空。
晓行夜宿非一日,
这一天来到苏州城。
腰里没钱难住店,
在你家堂庙里把身容。
我父张全是木匠,
把锛凿锯挂在门中。
偏赶上我们爷们来得巧,
正赶上你们王府要修工。
打发家院叫王进,
一到大街请木工。
本城的木匠他说不用,
外来的手艺人不旷工。
把我们请到王家院,
良辰吉日动了工。
我父前庭掌尺划线,
二哥我身单力薄做软工。
后花园给你刻个镜子架,
刻的是福禄寿三星。
一个福字我刻得好,
你的父亲报好一声。
六月三伏天气热,
我脱下汗褂一旁扔。
监工的名叫王三老,
麻衣神相看得精。
他说我这麻子叫朝王伞,
又说我背膀担着两条龙。
到后来一条玉带不够系,
两条玉带拧成绳。
你父亲信了王三老的话,
他认我义子作螟蛉。
恐怕是树粗缰短拴不住马,
河窄水浅难养龙。
你父他又生巧计,
许下恩妹亲事一宗。
是亲都有三分向,
把我送到南学把书攻。
二哥我念书念到龙虎日,
偏赶上嘉靖皇上开考棚。
我一心进京去科考,
跟赵囊姐夫同伴行。
你父亲帮赵囊行李马,
没帮二哥一纹铜。
只因为二哥穷来赵囊富,
他一样女婿两样待承。
多亏北楼王三老,
周济二哥上南京。
赵囊拉马在前院走,
二哥我拉马后花园行。
惊动了丫环给你送信,
二妹你隔着竹帘给我饯行。
你手上四个戒指给我俩,
留下那两个咱们好相逢。
然后又给我个传家宝,
无价之宝白玉盅。
你言说文才不中宝能中,
不中头名中二名。
临走订下回杯记,
单等杯回得相逢。
依着我从旱道走,
赵囊要从水路行。
在家有父得从父,
在外无父从长兄。
小海岛子把船上,
七天七夜到南京。
王家船口把船下,
王家老店把身容。
你说赵囊坏不坏,
大街装来酒刘伶。
我不会吃酒他一个劲让,
满了头盅满二盅。
把我灌个醺醺醉,
大街雇来拐子崩⒄。
前偷行囊后偷马,
然后又把二妹你崩。
王二姐 (说)他在南京,我在苏州,离这么远,他怎么能崩着我呢?
张廷秀 崩去你家传家宝,
无价之宝白玉盅。
第二天清晨我醒了酒,
不见此宝我发了蒙。
我得了气恼伤寒病,
一场大病可不轻。
一病病了三个月,
三场皆过了误了考棚。
掌柜的跟我们算店账,
众位客人你们是听。
谁若有钱就住店,
谁若无钱往外哄。
将二哥撵出店门外,
壕沟以内放悲声,
一哭哭了多半夜,
一场透汗病体轻。
万般出在无计奈,
邵家小班唱正生。
上场先唱刀马旦,
然后又唱武小生。
前三年唱戏嗓子好,
江湖人就怕倒了喉咙。
依着那四大掌班的将就了吧,
狠心的财主不留情。
把二哥撵出席棚外,
花子堆里拜弟兄。(蹾板)
王二姐 (说)你就因为这个要的饭哪!你把那有名有姓的花子,说上三位五位的。
张廷秀 (说)我说这些干啥,尽是要饭的,给你丢脸。
王二姐 (说)你说说吧,在外特殊的点水之恩,回家得涌泉相报。
张廷秀 (说)那我就说上几位,你可别说我吓唬你。
王二姐 (说)你说吧。
[穷棒子]
张廷秀 我磕头的九朝四相有来往,
十二连官八大朝臣有交情。
磕头的大爷叫海瑞,
人送外号海刚锋。
王二姐 (说)你住口罢,那海瑞本是三百六十同年里的,他是主考大人,能跟你个花子磕头吗?
张廷秀(说)你说的那个海,是三百六十同年里的,人家姓四海扬名的海;我说的这个,和他音同字不同,是姓嗨。我们花子要饭走到哪家门口,都唱伊呼嗨呀呼嗨,就是这个嗨。
王二姐 (说)好吧,你再往下说。
[穷棒子]
张廷秀 磕头的二爷叫邵甫,
姓邵名甫字惠卿。
济南府的刘鹏武,
马鞍县的王景龙。
还有山西马三保,
王令安朱仙镇上有门庭。
龙门县的梁子玉,
丁郞赶郞二弟兄。
康茂才的儿子康文秀,
胡大海的孙子胡长忠。
孙福孙禄亲哥俩,
廷秀文秀人二名。
这些朋友全不论,
磕头的老疙瘩叫董洪。
王二姐 (说)别说了。你说这些,我看好有一比。
张廷秀 (说)比什么?
王二姐(说)好比苍蝇落到蒜地里—模样不济还尽想搬大头。那丁郞赶郞,本是杜景隆的两个后代,一个状元,一个榜眼。再说那董洪,双手能写梅花篆字,文官挂了武官衔,人小官大,叫双印董洪。他们这些人,能和你们要饭的磕头吗?
张廷秀(说)你说的都是做官的,我说的都是要饭的。你说的董洪是三百六十同年里的,我说的不是那个,也是音同字不同,我说的那个人叫冻红。
王二姐 (说)怎么叫冻红呢?
张廷秀 (说)冬天穿不上棉袄,把脸冻得通红。
王二姐 (说)你再往下说吧。
[穿棒子]
张廷秀 有名的花子三百六,
无名的花子数不清。
有心接着往下表,
没带手本表不清。
乡间要饭要不饱,
商量商量进了京。
嘉靖皇上心欢喜,
西门搭一座舍饭棚。
监管饭的是严国老,
老贼做事不公平。
给旁人盛饭盛满碗,
我的饭碗有个坑。
我举棍就打严阁老,
打了阁老叫严嵩。
这一回我可惹下祸,
把我们花子都上绑绳。
确定八月中秋后,
菜市口内被刀倾。
人不该死总有救,
偏赶上正宫国母产生龙。
死罪免过活罪没免,
发的发来充的充。
发配八十下湖广,
发配八十下山东。
河南发出八十去,
河北发去八十名。
发出四八三百二,
还留四十在南京。
人家都是骑马坐着轿,
我坐个八人抬的小木笼。
十里长亭打公馆,
我向解差讨人情。
讨人情不为别的事,
特意给你把信通。
你嫁到张家张大嫂,
嫁给李家李花容。
张王李赵你随意嫁,
别跟我花子受贫穷。
我一天常挨半天饿,
有张狗皮能过冬。
这是已往真情话,
你给我点干粮把饥充。(锁板)
(说)话已经说完,告诉你父把你另聘吧,我要走了。
王二姐 (说)二哥你赶考去了六年,家言家语你说得字字相投。你家中大事,你可知晓?
张廷秀 (说)我家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
王二姐 (说)二哥呀!
[红柳子]
走上前来忙开口,
又把二哥叫几声。
二哥你南京去赶考,
家中出了大事情。
赵囊得官回家转,
他说二哥你命丧南京。
我父得知此信后,
把你父请到我们王府中。
酒席宴前逼着你父把婚退,
你的父再三再四不答应。
你说赵囊坏不坏,
用手满上酒几盅。
你的父不会吃酒一个劲劝,
满了头盅满二盅。
把你父灌个醺醺醉,
贼赵囊手持钢刀去行凶。
张廷秀 (说)把我父杀了?
王二姐 (说)没有。
杀了丫环秋兰女,
血淋淋钢刀人头就往你父怀里扔。
你父第二天醒了酒,
怀抱人头发了蒙。
赵囊到南衙去告状,
大堂以上发来兵。
若问县官是哪一个,
他的名字胡九成。
把你父拿到大堂上,
四十大板问口供。
你的父头堂官司打得好,
杀人之事他没应。
你说赵囊有多坏,
白花花的银子就往大堂扔。
常言说青酒不醉红人面,
清官买成了糊涂虫,
狗赃官白天不把堂来过,
半夜三更把堂升。
打你父八十板换一换,
掌刑的换了整五名。
打你父五八四百板,
皮开肉绽血染红。
你的父挺刑不过说胡话,
杀人之事他应承。
确定八月中秋后,
菜市口内问斩刑。
人不该死总有救,
偏赶上正宫国母产生龙。
死罪免过活罪没免,
把你父押在南监中。
你说赵囊坏不坏,
雇人到你们张家中。
夜晚放了一把火,
家产烧得干干净净。
你母万般无计奈,
大街要饭受贫穷。
要来一碗吃半碗,
留着半碗把监供。
赵囊他又生毒计,
四门都把告示封。
谁舍张家一碗饭,
判他同张家一样刑。
天长日久吃不饱,
卖你兄弟文相公。
若问卖到哪里去,
张廷秀 (说)卖哪儿去了?
王二姐 卖给何府当茶童。
张廷秀 (说)卖多少钱哪?
王二姐 二哥要问钱多少?
五两银子两串铜。
赵囊贼子知道信,
雇来贼人挖窟窿。
你母卖子哭瞎眼,
银钱又被全偷空。
万般出在无计奈,
姑子庵落发去修行。
这事被二妹我知道,
我倒在床上装把病生。
我母拿我当宝贝,
四面八方请医生。
四大名医治不了,
请个巫婆瞎嘟哝。
我对巫婆偷着讲,
叫她说到姑子庵去挂红⒅
那一日我到姑子庵去把红挂,
婆媳见面放悲声。
我哭的是二哥张廷秀,
你妈哭你爹爹我的公公。
你母对我讲一遍,
我才知你们张家的大事情。
我给你母留下纹银五十两,
人都说没过门的媳妇又疼婆婆又疼公公。
二哥你回来的真凑巧,
晚回三天难相逢。
苏大公子五月十三过彩礼,
明日来娶二妹王兰英。
他家趁万贯我不爱,
愿跟二哥受贫穷。
大街以上哄哄乱嚷,
南京来了八府巡按公。
十里长亭打公馆,
岁数不大堂口清⒆。
你何不拦住轿头去告状,
二妹告诉你人几名。
头一状你告我父老王宪,
他一女二聘罪不轻。
二一状你告胡知县,
他贪赃枉法不公平。
三一状你告三叔王三老,
张廷秀 (说)那是个好老头哇。
王二姐 他当媒人不硬成。
四一状你告赵囊狗贼子,
他害得你张家太苦情。
五一状你告赵大姐,
她私保红媒罪不轻。
再告西门外苏公子,
你的贤妻被他争。
末尾再告二妹我,
张廷秀 (说)告你干啥?
王二姐 我一到大堂作证明。
上堂帮你几句话,
没钱的官司叫你打赢。
不是二妹夸海口,
赛于铁板钉钢钉。
你是去来或是不去,
为啥低头不吱声?
[抱板]
张廷秀 闻听二妹讲一遍,
低下头来暗叮咛。
有心对她说实话,
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事情。
低头一想有了主意,
稀里胡涂我把她蒙。
抬起头来叫二妹,
叫声二妹你是听。
若提起锄田抱垅我会做,
提起打官司那可不行。
我从小就得了怕官的病,
一到大堂就发蒙。
大老爷在堂上摔惊堂木,
我腿肚子转筋贼啦啦的疼。
我不去来我不去,
还是要饭为营生。
张廷秀说出了不去的话,
王二姐 气坏二姐王兰英。
从前看你象个竹竿子样,
哪曾想长来长去节节空。
从前我看你象豆芽子菜,
哪曾想长来长去弯了弓。
车道沟的泥鳅来回跑,
你长到多咱也不能成龙。
癞狗子就在墙头叫,
看你也不象个咬狼虫。
武大郞抱鸭子去把围打,
你扁嘴也不象拿兔鹰。
都说是老虎一个能拦路,
黑瞎子一百五十对熊。
杀父之仇你不报,
夺妻之恨你能容。
我这里越骂越有气,
张廷秀 我这里越听越爱听。
别看二妹她把我骂,
就知道掌印夫人有十成。
原以为有其父必有其女,
哪曾想老鸹窝里把凤凰生。
再等一时我不亮宝,
气坏二妹了不成。
在南京圣上赐我金籫别顶,
不知道二妹她解清解不清。
天气不热假装热,
摘下来破帽扇一扇风。
王二姐 二姐我这里抬头看,
他金籫别顶黄登登。
不用人说知道了,
就知道他得官把我胡弄。
方才我把二哥骂,
我只得上前赔一赔情。
汗巾擦去伤心泪,
[二流水武嗨嗨]
免去愁容换笑容。
走到近前忙拉住,
拉住二哥手不松。
方才不该把二哥骂,
再说上几句二哥听。
从前我看你象竹竿子样,
长来长去节节成。
从前我看你象豆芽子菜,
长来长去水泠泠。
车道沟泥鳅来回跑,
长来长去成了龙。
武大郞抱鸭子把围打,
扁嘴的成了拿兔鹰。
癞狗子就在墙头叫,
到后来成了咬狼虫。
跟我走来跟我走,
[抱板]
一到后楼把衣更。
不是二妹夸海口,
靴帽蓝衫早都做成。
张廷秀 我不去来我不去,
不上你的计牢笼。
把我诓到北楼上,
招呼一声众家丁。
家丁把我上了绑,
把我绑在西马棚。
马棚打死我张廷秀,
你好嫁西门外的苏大相公。
我不去来我不去,
还是要饭为营生。
王二姐 我说此话你不信,
敢对苍天把誓明。
张廷秀 把誓明,把誓明,
我看你口明心不明。
王二姐 我若有三心并二意,
既或人容天不容。
二姐这里明完誓,
张廷秀 急坏八府巡按公。
转过身来假装走,
王二姐 拉住二哥稻草绳。
他也挣来我也挣,
男子汉挣不过女花容。
张廷秀 我这里再使一把劲,
卡崩挣断稻草绳。(印掉在地上)
张廷秀留步在花园外,
我在外面听听声。
[红柳子]
王二姐 一见二哥他去了,
无精打采往回行。
正走之间留神看,
前面闪出个黄包楞⒇。
我猫腰近前忙拾起,
打开包袱看分明。
看罢多时认识了,
这是二哥印一封。
常言说做官丢了印,
全家问斩罪不轻。
你愿走来你就走,
你没有大印可不行。
二姐我花亭落了座,
张廷秀 再表廷秀张相公。
张廷秀留步花园外,
只觉得怀里空洞洞。
用手一摸不好了,
丢了皇家印一封。
方才在花园来讲话,
可能掉在花园中。
手分花枝往回找,
看见二妹笑盈盈。
不用人说知道了,
此宝落在她手中。
走上前来深施礼,
二妹你可曾拣到物一宗?
[羊调]
王二姐 问二哥丢了什么物?
张廷秀 丢了一个黄包楞。
王二姐 我问你包袱里什么物?
张廷秀 四四方方一块铜。
王二姐 我问你黄铜在哪得?
张廷秀 南京要饭六年工积攒一块老黄铜。
王二姐 我问你黄铜有何用?
张廷秀 要饭吃凉一口热一口揣怀里管我肚子不疼。
王二姐 你把黄铜送给我,
管管我的肚子疼。
张廷秀 这黄铜光管男来不管女,
你要揣怀里肚子更疼。
王二姐 再不你就送给我,
打一付手镯行不行?
张廷秀 你们家金子银子有的是,
为啥要我这块铜?
要打镯子熟铜打,
生铜块子打一锤子四下崩宁死我也不送这个人情。
[抱板]
王二姐 你不给来我不要。
咱俩谁也要不成。
我拿起包袱往前走,
浇花井不远面前迎。
举起包袱要撒手,
张廷秀 吓坏八府巡按公。
走上前来忙跪倒,
虎腕就把描花腕擎。
别撒手来别撒手,
你若撒手把我倾。
休当我跪的二妹你,
我跪的是皇家印一封。
你把大印拿回去,
夫人你是头一名。
我这里说了实情话,
愿意扔来你就扔。
王二姐 二姐闻听抿嘴笑,
你叫我扔来我偏不扔。
你拿我不认识皇家印,
我父做过二品卿。
我有心上前把他搀起,
虽然是夫妻还没拜花灯。
描花腕一摆请请请,
张廷秀 站起来廷秀张相公。
正是二人来讲话,
忽听铜锣响三声。
我问哪里铜锣响?
王二姐 西门外来了苏大相公。
张廷秀 苏相公到此为何事?
王二姐 来娶二妹女花容。
我的主意早拿定,
誓死不嫁苏相公。
我在前楼要上吊,
多亏丫环小春红。
丫环上楼把我救,
咱夫妻花园才相逢。
二哥你若晚来一步,
想要见面万不能。
张廷秀 张廷秀闻听开口骂,
骂一声西门外的苏相公。
眼前若有张爷在,
不定你娶成娶不成。
单等我正午坐察院,
与咱居家报冤情。
抓住赵囊用刀剁,
苏大公子点天灯。
抓住你父老王宪,
一刀给他个脖儿平。
张廷秀说了报仇的话,
王二姐 吓坏二姐王兰英。
走上近前忙跪倒,
口尊二哥你是听。
你不看金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金佛鱼水全不看,
看二妹等你六年工。
你饶我父一条命,
张廷秀 难坏八府巡按公。
有心杀了你的父,
二妹跪在地上来讲情,
有心不杀你的父,
害得我们张家太苦情。
罢罢罢来罢罢罢,
饶他一死度残生。
虎腕一摆快请起,
王二姐 站起来二姐王兰英。
正是夫妻来讲话,
忽听铜锣震耳鸣。
我问哪里铜锣响?
张廷秀 十里长亭发来兵。
王二姐 我问发兵为何事?
张廷秀 来接八府巡按公。
王二姐 八府巡按是哪一个?
张廷秀 就是你二哥人一名。
叫声恩妹跟我走,
同到墙上去观兵。
夫妻二人把墙上,
站在墙上看分明。
你来看一对板子一对棍,
一对铁锁一对绳。
四面铜锣开着道,
各个喊的威武声。
王府院不叫王府院,
霎时改作待客厅。
(说)恩妹,夫妻见面,天缘大喜。正是:
(念)千里迢迢去求官,
王二姐 (念)夫妻见面在花园。
张廷秀 (念)花园访出真情事,
王二姐 (念)仇报仇来冤报冤。
张廷秀 (说)二妹请!
王二姐 (说)二哥请!
张廷秀 (说)你我夫妻同请!
---剧终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